2008/08/31

2008/08/18

也來助興助興(十)

昨天下午,資訊科技組的同事關上我所使用的戴爾Latitude D620手提電腦螢幕時,沒有注意盤上方有一個小小的快閃U盤,不幸壓壞了螢幕,最終只有碩果僅存的三份之二。但資訊科技組的同事相當好,第一時間找來另一台手提電腦,才不至於讓我因手提電腦損壞而被遣送回檳島。

2008/08/16

也來助興助興(九)

因為我們還活在世上,人生還要走下去,這是也來助興助興(八)的延續篇。

難道這就是安華“政治雙面人”的真實寫照?

2008/08/11

繼續欺騙?

昨天,民政黨的一個女黨員像許子根以前那樣打電話到報館。但這一次是打給星洲日報,告知刊登在星洲大北馬的一則新聞出錯,澄清說民政黨檳州聯委會的網站上,已經更新並注明他們的人民代議士是2008年3月之前所選出。

不過,我剛剛在民政黨檳州聯委會的網站擷取了上面的圖片。民政黨檳州聯委會的確在州議員/國會議員的欄目,注明他們的人民代議士屬於2008年3月之前。但是,當人們點擊瀏覽州議員/國會議員的個人資料,卻出現了另一番情景。

以丁福南醫生(原本有部落格,但大選後已刪除)的個人資料為例,相信大家沒有在圖片上見到任何“2008年3月之前”的字眼,卻出現了current position(現任職位)的字眼。現任職位一欄還寫明丁福南是檳州行政議員等等。

我不知道為何民政黨檳州聯委會還沒有更新他們的“人民代議士”的資料。民政黨檳州聯委會企圖混淆視聽?還是有企圖欺騙之嫌?其實,我也想知道答案。

其實,在民政黨女黨員致電之前,民政黨一位從事新聞工作的男黨員也告知我的新聞出錯。我回應說民政黨只是更新一半,另一半又保留舊的資料,那根本已經是錯誤,堅持我的新聞沒有出錯的立場。

那個男黨員後來告訴我,民政黨沒有人願意處理更新網站的工作。我說:“既然沒有人要處理,那就乾脆關掉算了,免得浪費網絡資源。”男黨員聽罷,一聲不吭地走開。

我心裡想,民政黨裡沒有人願意更新網站,會不會是他們與沒有空和林冠英見面的許子根一樣忙呢?

2008/08/09

電話鈴聲恐懼症

友人最近心神不寧,因為早前只在一天內接了數萬通電話,到了今天已經患上電話鈴聲恐懼症。其實,友人都不知道我上次被打過後也相當痛苦,在一天內也接了數萬通電話。

友人患上這種恐懼症,純粹是依據個人看法和立場,在言論自由的互聯網空間發表了一則文章認為不知道有沒有雞姦賽夫的安華應該在峇東埔補選獲勝後,就頻頻接到電話。

有一天,友人在回家路上不斷被埋伏在四週圍的神鎗手“暗算”。幸好友人身手敏捷,動作乾淨俐落,左閃右避,只是身受輕微的皮膚外傷。 可是,他最終還是避不過最大顆的子彈,還與對方足足鎗戰了24小時。結果,友人在槍林彈雨中上網,刪除“安華應該在峇東埔補選獲勝”後,對方決定放友人一馬,讓友人繼續活下去。

308全國大選後,民青團檳州分團的年輕領袖承認國陣的敗因是打不過資訊泛濫的互聯網。大選時,各種新聞和資訊滿天飛,都不知是真是假。大家在半信半疑下,最終選擇讓行動黨和公正黨當上檳州政府,還否決了國陣在國會的三份之二大多數議席優勢。

民青團領袖後來就在互聯網設立本身的部落格,但點擊率還是無法超越前首相馬哈迪。

這一次,友人表達自己的看法就遭到伏擊,顯示國陣到了今天還是那麼的幼稚,對政治的概念一點也不宏觀。友人更是不夠強硬,在國陣的協商精神下,被迫違反互聯網言論自由的準繩,刪除自己先前的言論。

看來,檳州人民當初捨棄許子根、民政黨、馬華、印度國大黨和巫統,並非完全不是錯誤的選擇。在國陣裡,成員黨或黨員都沒有機會表達本身的看法與意見,這是極之不利的做法。

如果友人可以峇東埔投票的話,不曉得他會失望地選擇安華或巫統候選人?

2008/08/06

戰爭開始了

隨著選舉委員會宣佈補選日期後,一場媒體戰爭又要開始了。

不過,這場媒體戰會不會有安華保安人員作陪襯呢?如果是安華的保安人員要參與的話,補選不會是頭條新聞,而是保安人員對記者動粗將成為頭條新聞。

曾經,很多記者向公正黨投訴或反映他們的保安機制出現問題,希望能夠獲得改善。但公正黨沒有立即解決,最終演變成一場不幸的暴力事件。

如果峇東埔補國會選區選期間,公正黨的保安人員還是冥頑不靈,用暴力手段來推撞記者和群眾,又導致記者或公眾受傷的話,記者為了維護本身的尊嚴,肯定不會輕易放過公正黨。

2008/08/05

好猛的農曆七月

圖說:漂亮的護士溫柔地替友人包紮懷疑有骨折的手掌。站者中為肥友。

這個農曆七月很猛。譬如說上週五發生羅里撞6車2死6傷車禍,兩天後,光明日報女攝記遭公正黨的保安人員動粗

昨天下午,友人駕渥多拜通過義興街看到
在路上拍婚紗照後發生車禍,直到凌晨時分疼痛不已,連打手槍也不能後,拜託肥友把他載去檳城中央醫院照X-光。豈料,中央醫院的人太多,還有一些不是急症的人也等上一兩個小時了,肥友才把友人載去南華醫院

友人本來是要給涂醫生看看,但一想到對方準備攻打民青團檳州團長的職位,就不好麻煩對方,讓他有足夠的精神應付“涂之戰”。

雖然南華醫院一樣要等,但過程只是大約一小時而已。在大聲嚎叫喊痛後,友人成功獲得一天的病假。 友人獲得病假後,因暫時失去其中一隻手,他希望大家不要因為需要花比較長的時間發佈文章而埋怨。

友人受傷的部位是左邊的子宮指公,照了X-光以後,負責夜班的急症部醫生左看右看,又說不像有骨折情況。


不過,院方交代友人,早上或下午還是需要去復診。如果情況嚴重,他可以得到比較多一點的病假。然後,醫院向友人收93令吉。友人說,這筆錢慢慢向保險公司claim。

看來,才踏入農曆七月沒有幾天,接二連三發生這樣多事情,大家還是當心一點的好。

想了一想,我自己去年被打時,也一樣是農曆七月。

2008/08/04

蘇州遊客到檳一遊

檳城與馬六甲同時成功入遺,大家都慶祝得進入高潮射X。

可是,有個蘇州遊客倒不認同。他在文章裡說,當他去過最具象徵性的文化遺產─姓氏橋後,把姓氏橋形容為“只能滿足老外,華人的尊嚴卻往哪兒放”。天啊,原來我常常去了沒有尊嚴的地方!

看來,中國人對馬來西亞的華人有一點誤解了。他說自己到國外只是為了想看看唐人街,但檳城到處都是唐人街。難道中國以外的華人一定要住在唐人街?他們不瞭解國陣政府的寬宏大量,使到馬來西亞華人不必住在唐人街也可以生存。

羅興強必須加把勁去中國宣傳了,要不然,說不定每個中國人都以為馬來西亞華人只是住在唐人街而已。

而且,檳州政府也必須把中文路牌和解說牌掛在其他語文的牌子下。因為蘇州遊客把非常著名,卻已塗成不像樣的張弼士故居,寫成了“張發市公館”。

涂仲儀,你還不加把勁,再一次叫州政府設立中文路牌?

2008/08/03

偉人

友人在文章裡留言,埋怨我是不是真的那麼忙,害到他沒有機會看我的新文章。

忙,是因為工作加上社團。做完了一整天的工作,再出席晚上的會議後,通常還有一大堆的後續工作,例如整理會議記錄、策劃活動等等,回到家裡就沒有心情寫部落格了。

當自己參加了社團,又擔任職位的話,總是有一些責任必須完成。

其實,錯也不在於我。只是因為社會上出現發誓不參加任何團體的友人,好像我這樣的雞婆,就必須代替友人完成偉大的傳承文化事業。

要不然,等下偉大的文化事業漸漸沒落,我們就只好申請另一個文化遺產了。

文化是偉大,但傳承的人未必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