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30

新聞自由?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這是馬來西亞的新聞自由

2005/12/22

回顧海嘯一週年


即將登場
Originally uploaded by tongkai.



今年初,與一個認為自己很great的人被特派到印尼蘇門答臘北部採訪海嘯之前,我們還戰戰兢兢。

到了目的地,因為機位的關係,我們被迫兵分兩路,他到了蘇門答臘東北岸,我則闖入最嚴重的災區─亞齊。

回想當時的一切,我們都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我們都還活著。儘管返馬後,兩人的心情必須經歷一段時間才能完全平伏,但是,這已經成為我們兩人採訪生涯中,至今最難忘的任務。

現在與部落客們分享一些當時的慘景,回顧大自然所能構成的最嚴重災害之一─海嘯

警告:相簿中有可能會令人不適的內容

2005/12/09

誰揹包包?


誰揹包包?
Originally uploaded by tongkai.
猜猜看,是誰這麼“可愛”地揹一個包包去採訪?

2005/11/30

知足常樂──筆筆皆是/陳紹安

又拿獎,說不開心就造作了。

要在專欄寫拿獎的心情也不容易,這會讓人感覺很“驕”。人家問起拿獎甚麼心情了?說沒甚麼,那就有點欠揍。那是不尊重評審團,不尊重頒獎單位,甚至不尊重自己的說法。人家頒個大獎給你,豈可說是“沒甚麼”?

因為這次獎項得來不易。是泰南暴亂升三級,人人逃離現場喊救命,同行聞而切步、避之則吉的時侯,我們硬闖虎穴換回來的獎項。說是用生命換回來的獎項,那就未免太誇張,那就有點自抬身價、賣花讚花香的意味。

但是,又有誰知?當我們走入也拉、穿過陶公府、逗留北大年期間,多少街上的店商,巴剎的小販,回教堂的長老,以至“林姑娘”廟祝皆為我們捏冷汗。每做一次採訪,受訪者給我們勸告是;“儘量留在酒店勿出來,現在局勢很不適宜街上亂跑……”要說完全不怕是睜眼說瞎話,說是勇敢其實也沒道理,只是職責在身,就得完成任務。

就是這一句“完成任務”,推著多少新聞從業員走入現場。一句“完成任務”就足以讓一個新聞從業員,暫時忘切自身的安全問題,包括忘切工作在進程中,可能面對當局的取締或暴民的襲擊。結果,不幸的事情真的發生了,由於戒嚴狀態在街上拍照,被荷槍實彈的軍人推上軍車那一刻,閃現眼前的是這一去究竟有何下場?這一趟警局問話問了4、5個小時……

只差沒真正坐牢,就拿獎了。

這一系列報導以《平亂漫長路》為名,寫的是血淋淋的泰南暴亂現場。寫完之後那艱辛犯難歷程拋諸腦後,只一煞那又重返日常瑣碎、繁重的採訪工作了。那很安全,所以知足,知足所以就常樂了。直到幾乎完全遺忘那段走入暴亂現場、被押返警局扣留問話的日子,就拿獎了。應該說是;“又拿獎了。”

先是共赴“戰場”的洪東凱,摘下檳城報業俱樂部“2004年林玉唐新聞獎”報道文學組佳作獎。心裡分享喜悅,也無其他奢望,最多喚回些許共患難的記憶。直至一天午夜接獲電話,隔日與東凱趕赴吉隆坡領取“2004年黃紀達新聞獎”報道文學大獎,那可是中文報業最代表性的獎項,艱辛犯難的精神有回饋了。

但也沒有狂喜這回事,也不要說成是驚喜,更不要說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只是說開心而已。一獎到手,開心兩個字足以道盡新聞從業員心理。新聞線上一路走來,有時真是“出生入死”,尤其置身動蕩局勢,走入暴亂現場時,無人體會何謂艱辛犯難。說勇敢,其實也不是,說怕也沒有,當時真的不懂得害怕,一昧在意只是“完成任務”,滿腦就只裝得下“完成任務”的念頭了。

此非行外人所能理解。

新聞線上一切順其自然。這不是為了獎項而進行的採訪。

以為無心插柳插出一個“黃紀達新聞獎報道文學”大獎已經很開心,領獎回來兩個星期後,又接電話再與東凱趕赴吉隆坡,又拿獎了,這次拿的是“大馬新聞學院新聞獎”中文組專題報道獎,這可是擁有25年歷史,國內最具權威的新聞獎項。

《平亂漫長路》一個系例摘3獎,哪有不開心的可能?新聞線上也不是人人有機會參與大事件、大新聞的採訪任務,更有一些被指派者因各種理由拒絕上前線,這一回拿獎回來,終於明白領獎者常常說的一句話;“幸虧報館當時選中我們去採訪,否則一個獎都拿不到……。

這就是所謂的“傻人有傻福”吧?又拿獎了,這就是拿獎開心的原因。

感謝紹安允許轉載

開心最好


莫名興奮
Originally uploaded by tongkai.


在2005年11月28日舉行的2004年“大馬新聞協會─國油大馬新聞從業員獎”頒獎禮上,《星洲日報》再度憑《平亂漫長路》系列奪得中文組專題報導獎,贏取5000令吉現金。

《星洲日報》吉打州採訪主任陳紹安及檳城辦事處記者洪東凱聯合撰述的“平亂漫長路”系列,甫於今年11月12日贏得2004年黃紀達新聞獎拿督葉永松報導文學優勝獎。

2005/11/23

公路殺手?


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

甲:“嘿,回家囉!”

乙:“好,路上慢慢駕。”

甲在蘇格蘭路的右車道,騎著摩哆車慢慢地……駕,突然,後方來了一輛以時速80公里行駛的“動感超人”。

司機發現前方時速40公里的摩哆車已太遲了,“碰!”的一聲,甲連人帶車被撞得飛起來,甲在斷氣前還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慢慢駕,還會成為輪下魂?

2005/11/19

我們最開心


來,再干一杯
Originally uploaded by tongkai.

這是一個屬於《星洲日報》檳吉玻區所有同事的夜晚,口裡嚼著鮮美的鱷魚肉,手上握著螃蟹紅彤彤的巨鉗,眼睛盯著盤中金黃色的“瀨尿蝦”,數杯黃湯下肚,拋開工作煩惱,度過熱鬧的歡慶宴。

即使一路上再大的雨,阻撓不了大家赴宴,也澆濕不了《大北馬》同事的熱情。

在此,新才、紹安、妙鸞與東凱要感謝同事們冒雨出席,謝謝大家!

2005/11/13

2004年度黃紀達新聞獎

星洲媒體集團在2005年11月11日晚上舉行的“2004年度黃紀達新聞獎”頒獎禮中再唱豐收,一共奪得8個獎項。

《星洲日報》奪得拿督葉永松報導文學獎、丹斯里張德麟評論獎及佳作獎、拿督陳良民新聞攝影獎,以及拿督黃紀達編輯獎副刊組佳作獎,共5個獎項。

《星洲日報》姐妹報《光明日報》則奪得拿督黃紀達編輯獎新聞組2個佳作獎,及拿督陳良民新聞攝影佳作獎。


光榮一刻
Originally uploaded by tongkai.

2004年度拿督黃紀達新聞獎得獎名單

1.拿督斯里莊智雅新聞事業服務精神獎
得獎人:張賜興《南洋商報》

2.拿督黃紀達編輯獎
新聞組:
得獎人:林寶盈(持久戰。何時了)《南洋商報》

佳作獎:葉美雲(用最浪漫方式殺你-亨利)《光明日報》
陳江龍(車游姦少女)《光明日報》

副刊組:
得獎人:賴竹秀(到澳洲亞瑟港接受文化按摩)《光華日報》

佳作獎:李加得(五月初五訴粽情)《光華日報》
馮寶愛(沉醉在音符裡的女子)《星洲日報》

3.拿督葉永松報道文學獎
得獎人:陳紹安、洪東凱(“平亂漫長路”系列)《星洲日報》

佳作獎:陳華之(“達賴的煩惱”系列)《南洋商報》
許國偉(阿都拉:根在龍鄉)《南洋商報》
顏健品(勇闖泰南)《中國報》

4.丹斯里張德麟評論獎
得獎人:林瑞源(阿都拉的考驗)《星洲日報》

佳作獎:陳華之(2004年全國大選評論)《南洋商報》
陳寶卿(期待廉正,平權的社會)《星洲日報》

5.拿督陳良民新聞攝影獎
得獎人:陳啟基(火殤─難民自焚記)《星洲日報》

佳作獎:許俊誠(流在他鄉的淚水)《光明日報》
蔡開國(巨型燈籠迎中秋)《東方日報》

6.編輯人協會財經獎
得獎人:陳玉蓮(令吉一動)《南洋商報》

佳作獎:林幸昌(與匯率共舞系列)《南洋商報》
陳素彬(企業環保系列)《東方日報》

2005/11/04

2005/11/03

潛力無限


終於……
Originally uploaded by tongkai.



至少,grandia與我有同感,這是一場21世紀初最激烈的大馬國產車之爭鬥

在大馬的國產車史上,從來沒有兩輛由不同國產車公司出產的轎車,引起民間極大的輿論。MyViSavvy掀起了前所未有的話題,在論壇、街坊、茶室、公司,到處都是討論MyViSavvy的好與壞。雖然從表面形勢來看,Savvy佔不到任何優勢,倘若你有機會駕駛這輛轉移自法國雷諾技術的小轎車時,相信會對它大大改觀。

昨天下午,
grandia王小姐以及我共三人,在水池路上急速跑了一輪。我以每次駕駛花蝴蝶的方式在水池路疾馳,輪胎總會尖叫。昨天,由始至終,Savvy前輪卻沒有“尖叫”,顯示了Savvy擁有很強的底盤及懸掛系統,其潛力還沒有完全發揮出來。下一次,我一定會把它推到尖叫為止。

前兩天在
南北大道上,要不是礙於載著親人,我可能早已突破時速160公里。當時,Savvy在時速150公里時依然保持穩定的車身動態,甚至比慢速的車身狀況更穩定。

老實說,
Savvy在空間上完全不能與MyVi比擬,加上Tiara的前車可鑑,難免令民眾對Proton失去信心。但願更多真正愛車之人坐上Savvy,一起感受Savvy所帶來的截然不同駕駛樂趣。

在第一輪的駕駛中,我花了47令吉打滿Savvy的油箱,當時,里程表上的數字是427公里。我駕得很激烈,經過的路段包括浮羅新路、南北大道、檳島喬治市、峇六拜沿海大道等等,都在3天的試車中完成,目的是測試Savvy的耗油量。

第二輪測試:418.8公里用了49令吉的汽油(好像貴了一點)。

第三輪測試:427.4公里=47令吉。

笫四輪了:399.4公里=47令吉

2005/10/22

真命天子?

猜猜到底哪家的美女



嘿!狗仔拍到你們了



傳言中的男主角終於曝光,但女主角是誰呢?

2005/10/16

誰可以教我如何拍彩虹?



其實,你們看得到照片裡的彩虹嗎?

有誰可以教教我,要如何把彩虹拍得更突出呢?

2005/10/10

當擁有5千萬時想做的7件事

那天被美麗師奶與美特莉絲TAG了,真的想了很久(應該有一個月),題目是:“當擁有5千萬時想做的7件事”。

現在,講講“當擁有5千萬時想做的7件事”:

1.不要讓人家知道我有5千萬。
2.如果人家不知道我有5千萬,就不能做很多事情。
3.不能做很多事情的時候,5千萬變得英雄無用武之地。
4.有5千萬又不能用的時候,乾脆把錢存進銀行裡。
5.當5千萬存在銀行裡,也不能隨便用。
6.既然不能隨便用,那在銀行裡數鈔票過過癮算了。
7.最後一件最重要的事,大家千萬不要告訴大家我有了5千萬。

2005/10/09

今天@電郵群組

最近,電腦組的同事為北馬區設了一個電郵群組,歸名思義,就是任何同事有任何不滿,就直接傳到這個電郵投訴,然後由做錯事的人,或是負責的同事解釋。

很多同事開始接觸了電郵群組,反正北馬區還有很多“新鮮人”,但是,還是有些人依然滿口怨言,投訴這個那個不好諸類的,結果,主管一句“你把投訴寄到電郵群組裡反映”,就這樣過去把對方的話塞住了。

現在,我有什麼投訴就直接傳去電郵群組,可是,它的效果還不明顯,至少有些人針對一些課題與錯誤沒有回應。

看來,電郵群組還沒有起真正的作用,我一定要不停傳,不停講,只希望以後同事之間沒有話說,每次要用電郵來溝通。

………………嗯,淑茱@我的右邊.空母,妳有沒有風油………………

去過的地方




做你自己的地圖

2005/09/13

2005/08/20

極大諷刺


極大諷刺
Originally uploaded by tongkai.
在廖內省北干市(PEKANBARU)通往峇眼亞比市(BAGANSIAPIAPI)的公路上,可以見到寫上“綠色城市─未來地球計劃”布條。

這個布條對燒芭活動猖獗的廖內省政府而言根本是極大的諷刺。

2005/08/17

擺陣?


擺陣?
Originally uploaded by tongkai.
這是什麼《奇門遁甲》之法,居然要在酒店的窗戶前把椅子墊高?

“珠圓玉潤”+“仙風道骨”=人肉吸塵機


2005/08/11

肥馬騮後傳


戰戰兢兢
Originally uploaded by tongkai.

這是一個關於一隻“肥馬騮”的故事。

話說,在很久很久以前,有隻肥馬騮闖進了人類的鋼骨森林,由於這是他第一次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他感到很害怕,碰巧附近又有很多mata正在封路,肥馬騮還不知道發生什麼東東。

後來,他知道原來是有人打電話說他在beach street的一家銀行放置炸彈,初次(每個人都有初次)入城的肥猴騮居然被嚇得“猴”容失色,不知所措。

如果,各位看官想知道更多關於“肥馬騮後傳”的命運,請點擊圖片慢慢欣賞。

目標─HSBC,又是詐彈!!!

2005/08/10

隱形危機?


兩則簡簡單單的短訊,把所有檳島人弄得發神經似的。

到底是誰搞的鬼?到底居心何在?這個傢伙簡直要了人家的命,害得警察如臨大敵般,出動逾百人應付一個隱形危機。

人們要的是天下太平,如果檳城也像峇厘島、泰南、仰光那樣治安不靖,這個地方還能呆下去?

不要再搞鬼了,只是一個晚上,那心理上的壓力,我們受夠了~~~~

2005/07/24

辦公室裡的iPod話題

兩天前,辦公室裡掀起了一個很有趣的課題─什麼是iPod

一時之間,大家七嘴八舌,iPod變成了一個新話題;當年,設計簡約,乳白色的iPod開拓了一個新趨勢,在iPod之後,出現了很多仿iPod產品,乳白色也成為一股潮流。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與iPod Photo成了一體的第四代iPod。

但是,這股潮流沒有“入侵”我的辦公室裡,知道iPod的人寥寥無幾。在新聞線上跑動,每天接觸新事物的同事們,卻不懂得“iPod旋風”席捲全球,真的不可思議。人氣高漲的iPod已經是許多年輕人追逐的潮流產品,一代換了一代,從黑白顯現到今天第四代的彩色屏幕,即使擁有第一代、第二代和第三代iPod,還是對iPod的熱情不減。

因為還有人不知道iPod,我突然在思考,到底是因為我們“盲”?還是我們不肯接受新事物?抑或價錢不便宜的iPod引不起大家的興趣?

當全球的局勢慢慢朝向科技化,每天都有不同的新產品(未必實用)面市,但是,作為每天要提供新資訊給讀者的人,卻不懂得許多發生在週圍的新資訊。

我相信,不必完全瞭解那個產品;聽過它的名字,見過它的照片也無妨吧?

2005/07/22

《嫁給我》

或許,kinkiskiny會講杜德偉的《嫁給我》歌詞有點cheap cheap,但是,這是一首很開心的歌。

雖然第一次看MV時有點不是很明白,歌詞卻很肉麻,肉麻得適合你向心愛的人表達。

2005/07/18

放手

當一件事情來到盡頭時,就應該懂得放手。

那不是無情或瀟洒,而是每個人都要成長。

2005/07/15

看破紅塵?

愛很簡單告訴我:你寫,把自己的感情故事寫出來,你就會看破紅塵,心情也不會這麼煩了。

在我的角度來看,愛很簡單是擔心我,他的用意我非常瞭解,他只是出自一片關心而已(再三強調:雖然會越描越黑,但我們不是搞基的)。

愛很簡單勾起了我的回憶,但那已是模糊的記憶,開始慢慢消失在腦袋裡的記憶。現在,還會勉強去記起一些事情,還是很模糊,不清楚的影像。

不是已愛上別人了,而是舊情明知道挽不回,為何還要強求呢?電影裡都有教:“勉強是沒有幸福的”,電影已經這樣教了,在現實中,這個道理也是一樣的。

感謝過去所有關心我的人,無論是精神上或是陪我度過最艱辛時刻的朋友們,我還不至於看破紅塵(不想出家),但是,真的心止如水?還是要逃避某樣東西呢?

最近,不停又反覆地聽著《解脫》,失去一段感情或許是一種解脫,感情有時候是束縛,有時又是幸福,那要看當事人如何詮釋了。

昨天中午,終於被一個女生挖苦了,我當場愕了一下,不知道應該怎樣回應,是沒有膽量嗎?還是害怕失去?

下午,另一個女生告訴我:“看著你記者證上的照片,應該是很多年前拍的,根本不是你現在的‘熟男’模樣”。原本也是愕了一下,再反覆深思,想想自己的樣貌和年齡,不是熟男還是什麼?

但是,我一向只聽到或看到“熟女”的字眼,昨天還是頭一回聽到“熟男”,到現在還是覺得怪怪的。

與其說看破紅塵,倒不如說是自己不想記起傷心的回憶吧?

2005/07/05

三文治上的小生物




未用餐者,萬萬不可放大此圖片。
已吃飽者,更不可以好奇看照片。

2005/07/02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警察大頭做新聞發佈會,最愛拍照的Grandia趁機熱鬧一番。

2005/06/28

今年最喜愛的照片─分享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一直以來,無論是平面或電子媒體,主播總是以最佳姿態出現在鏡頭前,或是我們通過影像看到全球正在發生的事情時,往往會忽略正在辛苦扛著一台相機或攝錄機,努力地拍攝主播的cameraman。

記者通常不善於操作相機,一個文字記者與攝影記者一同外出採訪時,文字記者被攝入鏡頭內的機率往往大於攝影師,至於攝影師本身永遠躲在鏡頭的背後,曝光率幾乎等於零。

在最近發生地震的尼亞斯島上,有一個叫基多(GIDO)的小鎮,學校多個課室在地震中毀壞,學童必須在教室外上課。

當學童見到一個認為自己很GREAT的人拿起相機拍照時,個個都露出了自然,天真無邪的美容。

攝影師拍了這些學童後,他拿著數碼相機向他們展現顯示屏上的照片時,學童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攝影師臉上滿足的表情,足以顯示他的滿足感。

讓我看看你拍了什麼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數碼相機CF卡被充公了,心痛……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我也在找天空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找天空,找自己。

3個月前(非正式)脫離意外組,開始忙著處理全國學生記者生活營,最近被主任問起:“你轉型了,找到自己的路線了嗎?”。

頓時,我答不上口,想不到這個是自己目前所面對的最大問題,因為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適合做什麼課題,每天就是警局、醫院,偶而去一下消防局、貿消部,就是沒有給自己一個定位。

現在是時候,是時候有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路線,要不然,想要特別加薪,甚至升職都成了問題。

偶而,真的好懷念在意外組和做記者的524個好處與不幸遭遇
的日子。


  • 尋找一片天空
  • 2005/06/23

    30歲以後……

    看到“失戀失到變成專家的人”寫了《嫁不出去》,突然間,心中也想到30歲的我,也應該是時候自我檢討了。

    最近,生理上一直感到很累,但是,心理上卻沒有停下來的意圖,每天到了凌晨時分,雙眼很睏,不知道總是為什麼睡不著,有的時候,潛伏已超過半年的心酸,無故地湧現在腦海裡。

    或許,30歲的我正在面臨一個轉折點吧?下午,遇見一個與父親是老朋友的前輩,他又問起了我是否已經結婚的事情,突然,我覺得氣氛很尷尬,我不會回答他,口中只能支吾以對,不知道應該給他怎麼樣的答案。

    以前,我可以理直氣壯地說:“她還年輕,沒有想過這麼快結婚”,今天,我沒有機會說出這一句話,更不敢說出:“我還年輕,機會還是很多的”。

    結婚,對我來說一度幾乎伸手可及,最後因為一個轉變而消失無蹤。

    經歷了這一場驟變,我還是不抗拒婚姻,不只是因為家中兩老結婚超過30年後,不曾變質的感情讓我對婚姻有信心,身邊許多陸陸續續成家立室的朋友,也讓我感到羨慕。

    可是,我開始懷疑自己,懷疑自己到底對婚姻還抱著多大的盼望和期待,我不是對婚姻失去信心,而是對自己失去信心。因為瞭解自己的錯誤,心中有了屬意的人,還是不敢對她表白。

    我開始覺得自己很膽小,覺得自己很懦弱,以前,可以坦然地對一個女生說:“我喜歡你”,現在,即使一個屬意的女生站在自己面前,我想,要與對方單獨約會也說不出口。

    也許,來到了30歲以後,工作上的壓力,生活上的遭遇,自己對愛情的開始淡化,曾經是理想的童話故事,現在已經是遙不可及了。

    2005/06/12

    便攜型數碼相機攝影技術篇

    最近,瀏覽一個很久沒有光顧的攝影技術網站時,無意中發現一個很好的技術篇。這個技術篇是講述使用便攜型數碼相機的攝影技術,讓我對這名來自Magnum Photo的意大利籍新聞攝影師Alex Majoli感到欽佩。

    朋友們不妨讀讀看,學習一下如何提升自己的攝影技術,尤其是在目前不需要任何特別器材就可以攝影的高科技時代中,價格廉宜的數碼相機已經成為購買相機者的首選。

    2005/05/20

    生活失衡了

    最近,生活似乎失衡了,幾乎每個晚上要工作至三更半夜,拖著疲累的身子回家才甘願。

    不知道是感情生活的空白,還是轉換了採訪路線後還需要時間去適應的關係,每天總是覺得24小時不夠用,更覺得如果人不用睡覺,可以一生不停工作的話,那應該是多麼美妙的事情(神經病)。

    沒有想過要升職,只希望薪水能加多點,相信可以讓失衡的生活和心理比較平衡。

    妄想……遲些,還是拿假期去旅行比較好。

    2005/05/06

    祝福

    自今年初開始,很多同行陸陸續續離開報館,這是我加入新聞界以來,第一次看到這麼“龐大”的人事變動。

    能夠離開新聞界是一件好事,當你找到比新聞工作更好的待遇時,決定離開並不是壞事,有位媒體評論者曾經說過:“今天,新聞界已經成為很多覓職者的最後選擇”。

    我十分贊同他的說法,今天能夠留在報業機構的年輕人,真正對新聞事業有興趣者已經不多,對很多年輕人而言,在找不到適當的工作之前,進來新聞界碰碰運氣,當自己處身新聞界時,發現可以通過不同的管道尋找出路,這些人就會一直等待機會。

    當機會來臨時,就會轉個新環境大展拳腳,對新聞界再也沒有任何眷戀。

    老實說,在百物起價,購買能力不十分強的今天,新聞記者微薄的薪金,要養活自己一個人不是大問題,對已成家立室的同行而言,要獨力支撐整個家庭的開銷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當你有更好的學歷,有更大的理想,有不同的目標,堅決地離開並不是壞事,我不是本科生出身卻進入新聞界,從工作上慢慢地培養興趣,今天又重拾書本,只是希望找回失去的東西,因為我也不排除自己未來會去尋找更好的待遇。

    真誠祝福我的朋友們,無論是為了什麼原因而投身其他行業,機會就在大家的手中,你們懂得去捉住或製造機會,那就是一個好的開始。

    祝福大家……

    菜鳥和老鳥

    加入新聞界以來,從當年的“菜鳥”到今天不算資深,但資歷也有接近12年的外勤記者,人事的變動見得多了,總是會有一批人來了又走,他們不是有更好的機會另謀高就,要不然就是被其他報館挖角,享受更好的待遇(雖然工作量會增加)。

    我在社會新聞的路線上做了11年,最近因為一名新同事的加入(也是被挖角的),我被調到普通組,新聞性質已經不一樣,起初還有點不慣,常常會去找其他社會新聞記者喝茶聊天。

    在同行的口中,有時候聽聞他們提起一些新入行的社會新聞記者,似乎很擔心自己漏了新聞,一直咬著敵對報館較資深的社會新聞記者不放,令資深社會新聞記者不知所措,要給對方新聞又擔心他知道提供情報者後“撬牆腳”。

    彼此之間就是缺少了那股默契,令原本輕鬆的採訪工作加倍困難。

    很多時候,在社會新聞的路線上,照樣免不了你奸我詐。但是,在特定的時候,大家還是會互相照顧各自的飯碗,互相通報消息非常普遍,有時還會提供照片(往往只限於人頭照,獨家現場照片免談),大家都樂於接受這種《無間道》似的工作文化,使到相當困難的社會新聞採訪工作都可以順利交差。

    社會新聞尤其意外新聞,需要花費很多的時間和精神,從不同的管道和線人得到正確的消息,但採訪工作往往就被一些不懂事的菜鳥所破壞,以致採訪記者引起當事人的厭惡,甚至會被動粗。

    菜鳥會比較魯莽,經過時間的洗禮後就會變得很“懂事”,凡是都會視情況來“出招”。但是,少數已“浸淫”了多年的“老鳥”,還是會犯上魯莽的失誤,不是因為他們不懂“規則”,而是自私的心態,致使這些人常常得罪當事人,令工作更顯困難。

    無論是菜鳥或老鳥也好,我們都不希望誰出事,只希望大家懂得明哲保身。

    2005/04/20

    是誰在逃亡?


    從尼亞斯返回棉蘭的過程非常艱辛,偉明和我差一點就搭不到飛機,必須在機場旁的大馬紅新月會帳營借宿一晚才能回棉蘭。

    幸好,國際紅十字會的載送救濟品貨機似救星般降陸,在一番交涉之後,紅十字會的職員決定讓我們上機。

    飛機上沒有漂亮的空服員,也沒有舒適的座椅,心裡卻一直有股不安的情緒。

    不是因為擔心欠紅十字會一個人情,而是這架貨機原本負責載送災民和傷患離開災區,如今卻成了要返回棉蘭的記者們,以及其他志願工作人員的“順風機”。

    我們去尼亞斯時乘搭軍機,回程坐貨機,原因是民航機的時間不準,班機隨時會取消,而且不一定買得到機票。

    雖然是乘搭兩種不同的飛機,但心情都是一樣地複雜,一樣地感受得到災民們帶著僥倖的心情,離開曾經陪伴他們度過許多歲月,如今已成為廢墟的土地。

    當時,坐在機艙的我,心裡重複想著同一個問題:到底我們是離開尼亞斯,還是逃離被鼓動的大地墔毀的尼亞斯?

    2005/04/12

    多峇湖的超好吃香蕉


    活了大半輩子,吃了香蕉這麼多年,幾天前才知道,原來多峇湖的香蕉居然可以媲美厄瓜多爾的香蕉。

    我用少於3令吉,買了一串有12條的香蕉。偉明吃了兩條就喊飽,結果是我和圖中的朋友寶進各吃了五條,而且,兩個人好像用搶似的,真的令人大呼過癮。

    墳墓大過屋子


    住在蘇門答臘北部的原住民馬達人非常尊重祖先,每當家中有人去世,即使死者家屬的家境並不是很好,他們也會想盡辦法在住家旁,為先人建造一個壯觀的墳墓。

    在多峇湖巴拉巴市通過塔魯通市的鄉野大道上,可以見到許多類似的墳墓,其規模有大有小,大多隨時可以超過一間屋子,形成死人住磚屋,活人住板屋的奇景。

    我甚至見過最大的墳墓,它的規模像一個紀念碑,實際上是其中一戶人家的親人墳墓,頓時讓我傻了眼。

    2005/04/02

    世上只剩下麵包?

    世上最痛心裂肺的事情,莫過於與你已經相戀了5年的情人告訴你:“對不起,我已經愛上別人了,我們分手好嗎?”……

    這樣還不算令人心痛,最心痛是瞞住你先與對方交往一段日子,當雙方產生好感之後,她毅然向你提出分手,那才晴天霹靂。

    或許她不是愛上他後才向你提出分手,否則,她不會向你說:“要嘛,我們好好地分手,要不然就連朋友也沒得做。”。

    在這種沒有選擇的情形下,你會與她交惡嗎?一個敵人會好過一個朋友嗎?

    要是有得選擇,你不會分手,但性格倔強的她完不給你任何機會(可能她認為之前已經給了太多機會),結果,她把機會讓給別人了。

    今天,她終於承認對另一個人有愛情的感覺,受到感情打擊的你,心情又一次沉落谷底,週圍任何事情對你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你只想得回她,但這個希望已經不會實現了,因為她已經不屬於你了。

    真心真意愛著一個人,生命中不再有其他的女人,即使與前女友見面,也不過是為了祝福前女友找到好歸宿,因為傷害過前女友,兩個人已經沒有感覺了。當她得悉之後,竟咬著你不放,認為你有背叛之嫌。

    但是,你可以對天發下毒誓,不曾在感情上背叛她,欺騙她,從見到她的第一眼開始,你已經認定她是終身廝守的伴侶。

    你檢討了自己過往的行為,決定改過自新,因為與她的一段感情得來不易,你只想要她回到他身邊重新開始。

    這個要求被拒絕,你也明白了,愛情和麵包只能選擇一種,當你愛到轟轟烈烈時,麵包往往被忽略,或許是因為當今的生活壓力,迫使許多人不得不向現實屈服,世界上真的沒有愛情了?還是只剩下麵包而已?

    2005/04/01

    獅城裡的小玩意兒


    拍這張照片時,我很興奮。

    這是一張在新加坡武吉士商業區拍攝的照片,興奮的原因是我終於在刻板的獅城生活裡,看到歡樂的兒童在噴泉的水柱之間胡鬧。

    當天的情景讓我對心目中的獅城印象大大改觀,或許,它應該不是這樣沉悶的。

    在馬路上


    試駕新車的感覺最好,尤其是駕駛充滿肌肉感,車身又穩的寶馬房車。

    一個字:“爽!”

    寶馬新3系列


    這是在華倫西亞一道鄉間小路上拍攝的寶馬新款3系列,早前是因為擔心觸犯版權問題才遲遲沒上傳。

    其實,拍攝這張照片已是兩個月前的事情了。

    2005/03/31

    TSUNAMI SAFETY RULES

    What to do?

    1. All earthquakes do not cause tsunamis, but many do. When you hear that an earthquake has occurred, stand by for a tsunami emergency

    2. An earthquake in your area is a natural tsunami warning. Do not stay in low-lying coastal areas after a strong earthquake has been felt.

    3. A tsunami is not a single wave, but a series of waves. Stay out of danger areas until an "all-clear" is issued by competent authority.

    4. Approaching tsunamis are sometimes preceded by a noticeable rise or fall of coastal water. This is nature's tsunami warning and should be heeded.

    5. Small tsunami at one point on the shore can be extremely large a few miles away. Don't let the modest size of one make you lose respect for all.

    6. The Pacific Tsunami Warning Center does not issue false alarms. When a Warning is issued, a tsunami exists. The tsunami of May 1960 killed 61 people in Hilo, Hawaii, and they thought it was "just another false alarm."

    7. All tsunamis like hurricanes are potentially dangerous, even though they may not damage every coastline they strike.

    8. Never go down to the shore to watch for a tsunami. When you can see the wave you are too close to escape it. Never try to surf a tsunami; tsunamis do not curl or break like surfing waves.
    9. Sooner or later, tsunamis visit every coastline in the Pacific. Warnings apply to you if you live in any Pacific coastal area.

    10. During a tsunami emergency, your local civil defense, police, and other emergency organizations will try to save your life. Give them your fullest cooperation.

    advice from:
    International Tsunami Information Center

    又再震……

    3月29日,午夜12時的鐘聲響起9分鐘後,檳城和大馬半島各地又陷入另一場恐慌,這場來自蘇門答臘半島西岸的震波,把許多酣睡中的人“震”醒了。

    不是吧,又再一次海嘯?

    但願這一次會受到老天爺的眷顧,全球人民不必再為無辜的人命犧性哀悼吧?

    時間慢慢地過去了,南亞和東南亞各國已發出海嘯警報,在現場播報的電視螢幕上,可以見到震央地區的災民迅速地遠離海邊,這是一場災難性的逃亡,因為大家都擔心震波引起的海嘯,把他們一一淹沒了。

    這邊廂,離開震央超過500公里的檳城,民眾也紛紛全家人擠上轎車,大家的心裡都在想,能夠遠離岸邊越遠越好,1226的那場悲劇太可怕了。

    凌晨3時,在檳州政府設立的行動中心裡,致電詢問的民眾源源不絕,接線員忙得不可開交,領導檳州政府的許子根正在不斷地接收和發送來自各地的簡訊,他偶而拿起電話撥打,臉上十分冷靜,我相信他的心裡是十分焦慮。

    震波結束4小時了,震央附近地區沒有傳來任何惡訊,大家的心情才恢復平靜。可是,這一次的“震撼”所引起的警慌非我們所能料及,尤其在短短3個月內,兩次的震波構成的影響完全不一樣,第一次,大家毫無戒備,第二次,大家卻如世界末日來臨般逃難。

    看來,我們都不希望再一次的“震撼”,它所造成的反應太可怕了。

    2005/03/28

    重新出發

    最近,忙著上課讀書,已經很久沒有為自己的BLOG更新了,實在很慚愧。

    身邊的一些朋友也似乎忙著自己的工作,各別的BLOG也死氣沉沉的,好像忘記了還有一個小小的“無病呻呤”空間。

    以前不珍惜讀書的日子,年紀輕輕就到社會工作,做了11年的新聞工作之後,發覺自己還沒有學到任何東西,毅然之下決定重拾書本,做回一個學生。

    上了兩門課之後,原來真的對新聞工作(大眾傳播比較恰當)一竅不通,這一次總算走對了道路。

    其實,很久以前已打算做回學生,但兜兜轉轉了十多年,機會才出現在眼前,倘若不趁目前仍然單身又沒有女朋友的時候讀書,我知道以後會更辛苦。

    老實說,做回學生的感覺真好,休假一個星期,不需要面對工作壓力,可以專心地讀書。加上下月一日開始即將脫離已跑了11年的突發新聞路線,心情終於感到輕鬆無比。

    對我來說,這一切都是新的開始……

    2005/02/04


    confidence

    the entertainer

    funny faces

    2005/01/27

    和平共處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賭局。

    6個人在維也納國際機場的貴賓等候室裡,當中有2個華人、2個印度人、1個馬來人和1個原住民,他們在桌子上玩著“21點”打發時間,當然也不忘記賭錢。

    做莊的是華人,2個印度人一旦要補牌時,開始用淡米爾語交談,那個馬來人忘了自己打破宗教禁忌照賭不誤,最好笑是另一個賭牌的華人,居然要用英語溝通。與原住民籍的那一個,我們當然都說馬來話或英語。

    賭牌的過程就像大馬的4大民族般和諧共處,即使賭客彼此之間用自己的母語溝通(為了不讓莊家知道),在長達1小時半的賭局裡,大家卻沒有發生衝突或爭吵。

    誰說513事件是種族糾紛所引起呢?

    2005/01/15

    是,現實……虛幻……?

    能夠去到遭海嘯襲擊後的班達亞齊,實在不憾此生。

    那天剛好只有一張機票,我與攝影記者只有一個人可以去,最後,我必須向偉明說聲對不起,如果讓他進入亞齊,要趕新聞的話,就會面對一點問題。

    不過,偉明還是跟了另一個車隊到蘇門答臘東岸,整個行程歷時逾20個小時,而且也到了幾個難民集中營和災區,總算有一點收穫。

    與每個曾特派到嚴重海嘯災區的同行一樣,我們回國後都存有相同的想法,我們覺得人生開始有點虛幻,到底災前是現實,還是災後的情景是現實,我們都分不清楚了。

    人就是那麼地脆弱,大自然的災害輕易地把人類消滅了。

    我想,我們到底應該珍惜眼前的事物呢?還是當下所擁有的一切都是虛幻?

    盜版有理,開槍無情

    在檳城,專捉盜版光碟販商的貿消部執法官員終於闖禍了。

    他們已經獲得配槍約2年了,而且每個持槍的官員都經過特別訓練,但坊間曾經提出抗議,認為貿消部官員頂多捉盜版光碟商時與販商發生肢體衝突,販商總不成用槍械威嚇官員吧?

    結果,一名最愛“show”槍的官員,在週四晚上槍傷了一名手無寸鐵的年輕販商,流彈還射中一個無辜的市民。這個事件引起坊間議論紛紛,無論官員如何自辯是為了自衛都無法成立。

    因為,他們只是與販商發生肢體衝突,販商也沒有任何可致命的危險武器,加上執法人員的數目比販商還多,經過訓練的官員應該有能力控制場面,不是開槍就能解決事情。

    總括一句,盜版光碟商雖然經常與貿消部執法官員玩“ 貓捉老鼠”的遊戲,但是,人們還是會選擇盜版光碟,原因是正版的實在太貴了,尤其是每片超過百元的數碼光碟是普通收入的階層根本無法負擔,盜版光碟商的出現,就是我們這些窮人的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