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28

為人民的議員

檳州首席部長和檳州幾個行政議員的手機應該是沒有靜音震動的功能,導致他們手機會在新聞發佈會途中響了起來,連一些坐在身旁出席的出席者也一樣在電話鈴聲響起後照接不誤。

不過,我們知道首席部長和行政議員都很忙,他們也非常重視為人民服務。除了一兩個行政議員半夜會關上手機之外,他們都會把沒有靜音和震動功能24小時開啟著,以免錯過選民打來的求助電話。

檳州人民必須為首席部長和行政議員連新聞發佈會都接聽感到欣慰,因為大家都選擇了正確的政府。

2008/09/17

太強了?!

0.95的光圈,太強了!

但換算起來整4萬令吉,算了。

2008/09/13

雲清安全回家

感謝大家的支持和協助,陳雲清已安全到家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是這樣呢?

2008/08/31

2008/08/18

也來助興助興(十)

昨天下午,資訊科技組的同事關上我所使用的戴爾Latitude D620手提電腦螢幕時,沒有注意盤上方有一個小小的快閃U盤,不幸壓壞了螢幕,最終只有碩果僅存的三份之二。但資訊科技組的同事相當好,第一時間找來另一台手提電腦,才不至於讓我因手提電腦損壞而被遣送回檳島。

2008/08/16

也來助興助興(九)

因為我們還活在世上,人生還要走下去,這是也來助興助興(八)的延續篇。

難道這就是安華“政治雙面人”的真實寫照?

2008/08/11

繼續欺騙?

昨天,民政黨的一個女黨員像許子根以前那樣打電話到報館。但這一次是打給星洲日報,告知刊登在星洲大北馬的一則新聞出錯,澄清說民政黨檳州聯委會的網站上,已經更新並注明他們的人民代議士是2008年3月之前所選出。

不過,我剛剛在民政黨檳州聯委會的網站擷取了上面的圖片。民政黨檳州聯委會的確在州議員/國會議員的欄目,注明他們的人民代議士屬於2008年3月之前。但是,當人們點擊瀏覽州議員/國會議員的個人資料,卻出現了另一番情景。

以丁福南醫生(原本有部落格,但大選後已刪除)的個人資料為例,相信大家沒有在圖片上見到任何“2008年3月之前”的字眼,卻出現了current position(現任職位)的字眼。現任職位一欄還寫明丁福南是檳州行政議員等等。

我不知道為何民政黨檳州聯委會還沒有更新他們的“人民代議士”的資料。民政黨檳州聯委會企圖混淆視聽?還是有企圖欺騙之嫌?其實,我也想知道答案。

其實,在民政黨女黨員致電之前,民政黨一位從事新聞工作的男黨員也告知我的新聞出錯。我回應說民政黨只是更新一半,另一半又保留舊的資料,那根本已經是錯誤,堅持我的新聞沒有出錯的立場。

那個男黨員後來告訴我,民政黨沒有人願意處理更新網站的工作。我說:“既然沒有人要處理,那就乾脆關掉算了,免得浪費網絡資源。”男黨員聽罷,一聲不吭地走開。

我心裡想,民政黨裡沒有人願意更新網站,會不會是他們與沒有空和林冠英見面的許子根一樣忙呢?

2008/08/09

電話鈴聲恐懼症

友人最近心神不寧,因為早前只在一天內接了數萬通電話,到了今天已經患上電話鈴聲恐懼症。其實,友人都不知道我上次被打過後也相當痛苦,在一天內也接了數萬通電話。

友人患上這種恐懼症,純粹是依據個人看法和立場,在言論自由的互聯網空間發表了一則文章認為不知道有沒有雞姦賽夫的安華應該在峇東埔補選獲勝後,就頻頻接到電話。

有一天,友人在回家路上不斷被埋伏在四週圍的神鎗手“暗算”。幸好友人身手敏捷,動作乾淨俐落,左閃右避,只是身受輕微的皮膚外傷。 可是,他最終還是避不過最大顆的子彈,還與對方足足鎗戰了24小時。結果,友人在槍林彈雨中上網,刪除“安華應該在峇東埔補選獲勝”後,對方決定放友人一馬,讓友人繼續活下去。

308全國大選後,民青團檳州分團的年輕領袖承認國陣的敗因是打不過資訊泛濫的互聯網。大選時,各種新聞和資訊滿天飛,都不知是真是假。大家在半信半疑下,最終選擇讓行動黨和公正黨當上檳州政府,還否決了國陣在國會的三份之二大多數議席優勢。

民青團領袖後來就在互聯網設立本身的部落格,但點擊率還是無法超越前首相馬哈迪。

這一次,友人表達自己的看法就遭到伏擊,顯示國陣到了今天還是那麼的幼稚,對政治的概念一點也不宏觀。友人更是不夠強硬,在國陣的協商精神下,被迫違反互聯網言論自由的準繩,刪除自己先前的言論。

看來,檳州人民當初捨棄許子根、民政黨、馬華、印度國大黨和巫統,並非完全不是錯誤的選擇。在國陣裡,成員黨或黨員都沒有機會表達本身的看法與意見,這是極之不利的做法。

如果友人可以峇東埔投票的話,不曉得他會失望地選擇安華或巫統候選人?

2008/08/06

戰爭開始了

隨著選舉委員會宣佈補選日期後,一場媒體戰爭又要開始了。

不過,這場媒體戰會不會有安華保安人員作陪襯呢?如果是安華的保安人員要參與的話,補選不會是頭條新聞,而是保安人員對記者動粗將成為頭條新聞。

曾經,很多記者向公正黨投訴或反映他們的保安機制出現問題,希望能夠獲得改善。但公正黨沒有立即解決,最終演變成一場不幸的暴力事件。

如果峇東埔補國會選區選期間,公正黨的保安人員還是冥頑不靈,用暴力手段來推撞記者和群眾,又導致記者或公眾受傷的話,記者為了維護本身的尊嚴,肯定不會輕易放過公正黨。

2008/08/05

好猛的農曆七月

圖說:漂亮的護士溫柔地替友人包紮懷疑有骨折的手掌。站者中為肥友。

這個農曆七月很猛。譬如說上週五發生羅里撞6車2死6傷車禍,兩天後,光明日報女攝記遭公正黨的保安人員動粗

昨天下午,友人駕渥多拜通過義興街看到
在路上拍婚紗照後發生車禍,直到凌晨時分疼痛不已,連打手槍也不能後,拜託肥友把他載去檳城中央醫院照X-光。豈料,中央醫院的人太多,還有一些不是急症的人也等上一兩個小時了,肥友才把友人載去南華醫院

友人本來是要給涂醫生看看,但一想到對方準備攻打民青團檳州團長的職位,就不好麻煩對方,讓他有足夠的精神應付“涂之戰”。

雖然南華醫院一樣要等,但過程只是大約一小時而已。在大聲嚎叫喊痛後,友人成功獲得一天的病假。 友人獲得病假後,因暫時失去其中一隻手,他希望大家不要因為需要花比較長的時間發佈文章而埋怨。

友人受傷的部位是左邊的子宮指公,照了X-光以後,負責夜班的急症部醫生左看右看,又說不像有骨折情況。


不過,院方交代友人,早上或下午還是需要去復診。如果情況嚴重,他可以得到比較多一點的病假。然後,醫院向友人收93令吉。友人說,這筆錢慢慢向保險公司claim。

看來,才踏入農曆七月沒有幾天,接二連三發生這樣多事情,大家還是當心一點的好。

想了一想,我自己去年被打時,也一樣是農曆七月。

2008/08/04

蘇州遊客到檳一遊

檳城與馬六甲同時成功入遺,大家都慶祝得進入高潮射X。

可是,有個蘇州遊客倒不認同。他在文章裡說,當他去過最具象徵性的文化遺產─姓氏橋後,把姓氏橋形容為“只能滿足老外,華人的尊嚴卻往哪兒放”。天啊,原來我常常去了沒有尊嚴的地方!

看來,中國人對馬來西亞的華人有一點誤解了。他說自己到國外只是為了想看看唐人街,但檳城到處都是唐人街。難道中國以外的華人一定要住在唐人街?他們不瞭解國陣政府的寬宏大量,使到馬來西亞華人不必住在唐人街也可以生存。

羅興強必須加把勁去中國宣傳了,要不然,說不定每個中國人都以為馬來西亞華人只是住在唐人街而已。

而且,檳州政府也必須把中文路牌和解說牌掛在其他語文的牌子下。因為蘇州遊客把非常著名,卻已塗成不像樣的張弼士故居,寫成了“張發市公館”。

涂仲儀,你還不加把勁,再一次叫州政府設立中文路牌?

2008/08/03

偉人

友人在文章裡留言,埋怨我是不是真的那麼忙,害到他沒有機會看我的新文章。

忙,是因為工作加上社團。做完了一整天的工作,再出席晚上的會議後,通常還有一大堆的後續工作,例如整理會議記錄、策劃活動等等,回到家裡就沒有心情寫部落格了。

當自己參加了社團,又擔任職位的話,總是有一些責任必須完成。

其實,錯也不在於我。只是因為社會上出現發誓不參加任何團體的友人,好像我這樣的雞婆,就必須代替友人完成偉大的傳承文化事業。

要不然,等下偉大的文化事業漸漸沒落,我們就只好申請另一個文化遺產了。

文化是偉大,但傳承的人未必偉大。

2008/07/13

菜包?饅頭?

這是絕對是一個菜包,一個RM1.40的菜包。售賣地點是檳城愛蓮玉的文華飲食中心內一個點心攤格。


它不是一個普通菜包,因為它的麵粉多過餡料,像饅頭多過像一個菜包。


唉,難道這就是百物漲價造成的後果?

2008/07/10

公務員的爛藉口

他媽的,現在是什麼年代了?上一個光大52樓用記者證換不到通行證不用緊,還要看櫃台那個老姨帶著嘲笑的嘴角,真的是氣得我一肚子火。

我不是說記者證“大粒”,而是話說尊敬的YB阿都瑪烈行政議員昨天下午召集一大班記者和媒體組織的代表去光大52樓交流交流。根據通知書,交流會在下午2點。小弟是代表檳城報界俱樂部出席,為了尊重主人家的邀請,就提早10分鐘到光大3樓換通行證準備登塔。

負責換52樓的櫃台服務小姐沒有在。旁邊一個老姨插入說:“你有沒預約?現在是午餐時間(1點到2點),YB還沒有回,你不可以上”。我說:“是YB叫我來的,我想提早上”。

老姨:“你不可以上”。她看看牆上的時鐘:“你10分鐘後才可以上,你到椅子上坐著等”。然後,她和旁邊一個比較年輕的女同事,用一種輕蔑的眼神看著我,嘴角還露出嘲笑的樣子。無奈的我只好坐到椅子乾等。

這是什麼官僚作風?我們是尊重主人家早10分鐘到,那個死鬼老姨居然以YB還沒有回來的爛藉口,只為顯示公務員一貫的囂張態度?

2點正。終於從吃了午餐回來的櫃台小姐手中換到通行證。為什麼我要提早上52樓?因為2點一到,吃午餐吃到最後一分鐘的公務員也回來了。結果,我們幾個記者像沙丁魚一樣擠在電梯裡。

出了電梯後,YB的助理迎接我們到來,然後,她告知YB早在辦公室裡,等YB接一個電話後,會到會議室找我們。

我回想剛才的情況,覺得那個櫃台老姨應該是看到YB登塔後,純粹為了滿足個人的權力慾,不要給我們上樓而已。

2008/07/02

阿都拉早應該建路

中央政府不建檳島外環公路,被民政黨、民青團和婦女組用來大作文章,說什麼羅興強、行動黨和當年的立場不一。當年支持展延,現在卻要中央政府立刻建。

為什麼羅興強當年會支持展延檳島外環公路,然後在2002年11月21日的檳州立法議會上投支持票?羅興強的原因很簡單,看看這一則登在2006年5月30日的星洲日報全國版剪報

承建外環公路的半島城市工程是由多家子公司組成。其中一家子公司是檳州巫統投資臂膀即檳州土著基金會。曹觀友在2006年揭發首相阿都拉是基金會主席。

檳州土著基金會與外環公路有關係,也即是說首相擁有間接的利益關係,清廉政府是不會允許這類事情發生。所以,羅興強當年投反對票有他的原因。

比較慘的是,羅興強支持展延外環公路,害到兩個也有自己立場的國陣議員陳清涼和林武燦憑良心投棄權票後,被凍結國陣黨籍約7個月,成了暫時性的獨立人士。

2008/07/01

我方的歷史

友人講古,提到民族英雄Hang Tuah。Hang Tuah是一個出現在我的歷史課本裡的英雄人物,一生也充滿傳奇。

但比較傳奇的是,現在的歷史課本裡,卻沒有提到馬來人以外的英雄。

不知道有沒有人可以證實,葉亞來已經沒有出現在歷史課本裡?

也不知道來自蘇門答臘的Parameswara在馬六甲居留後,應該被稱為土著還是外來移民?

2008/06/25

我們和誰一樣?

馬來西亞國會下議院副長旺朱乃迪說,因為國會的情況太混亂,3個正副議長通過拒絕記者進入國會走廊採訪

原因是他參觀很多國家的國會,都和馬來西亞不一樣,也沒有馬來西亞的混亂。看來,他希望馬來西亞的國會可以和其他國家的國會一樣不混亂。

馬來西亞是石油生產國,政府卻沒有本事和其他石油生產國一樣保持低油價。我們不是也應該在這一方面向這些石油生產國看齊嗎?

看來,我們還是沒有多大的機會和別人一樣,3個正副議長想得太多了。

以上的話不是我講的,是我的同事講的,只是她懶得寫到部落格裡。

2008/06/24

去考試

今天下午2時,要到馬來西亞理科大學的高淵校園參與業餘無線電考試

當然,去參加考試之前當然要有準備,不然就白白浪費了50大元。在前同事介紹下,參加大馬業餘無線電協會的私人導師主辦的課程,讓自己至少對業餘無線電有點認識。以前讀書時,最討厭的科目是物理,成績最不好的也是物理(真的不知道如何在SPM拿C6),真的是丟盡母校的臉! 現在卻要去考和物理有關的業餘無線電

友人在大學時是物理系的高材生,是那種不需要怎麼死背方程式,就能夠做完一道很難很難的物理問題的高材生。

昨天下午在多春茶座向他請教了幾個問題,居然能夠讓人開竅。如果能夠及格過關,一定要請友人和前同事喝咖啡了。

這也是為什麼自己沒有更新部落格的原因。

2008/06/21

中國古畫的達文西密碼

朋友轉寄的郵件,在這裡與大家分享

點擊照片後再按“Crtl + a”就看到到密碼。

2008/06/10

向偉大的廖中萊學習

長期吃素的廖中萊,一定是經常和老婆用最高聲調的語氣互相說話,兩個人才會如此和諧與恩愛。

要不然,他怎麼會在馬華的檳城匯報會後,向記者說黨員拉高聲量質問黨領袖,是一種愛黨所表現出來的熱忱。

想必廖中萊也是和老婆拉高嗓子講話,以表達他對老婆的熱忱。我絕對相信吃素的廖中萊不會講騙話。因為他是有一顆善良的心才會吃素。

從今天開始,我們都要學廖中萊,向我們身邊的老婆、 女友、父母等等我們所愛的人拉高嗓子講話。這絕對不是火爆的講話方式,而是體現彼此之間的團結,鬥志高昂地把矛頭指向外。

而且,吃素的廖中萊肯定很成熟。所以,不學廖中萊的話,我們還可以向誰學習?

2008/06/08

娶到老婆了!

經過兩天的努力,新郎哥總算娶到老婆了,他答應會好好做人。所以,新郎哥把老婆娶過門後,迫不及待跳上床準備洞房了!

2008/06/07

有WiFi的旅園

在去亞羅士打途中,我交代友人問新郎哥(圖)有關我們住的亞羅士打客棧式(應該是排屋式)旅舍─旅園有沒有無線網絡(WiFi)。

新郎哥說:“你們慢慢等啦!”

可是,事實證明旅園有無線網絡。

新郎哥,對不起,在這裡把你擺上台了。

2008/06/06

產油國的油價

民青團一名年輕領袖發佈了一張他說他朋友提供的照片。照片中的油價是產油國的油價

不管事情屬實與否,但產油的馬來西亞怎麼榜上無名?

年輕領袖表示他將從其他管道深入研究,過後會告訴大家是真或假?

我們的“阿都拉政府”

馬來西亞現在只有“阿都拉政府”,沒有國陣政府了。

要是真的是國陣政府的話,政客應該懂得如何分辨汽油現金回扣事項,而不是買得起寶馬320i開蓬車,或價值35萬令吉馬賽迪E200K房車的人也能享有現金回扣。既然這些人買得跑車或名貴房車,他們就有本事負擔昂貴的汽油。

真的不明白,首相一直說政府照顧窮人才提供汽油現金回扣。看來,富有的人也一樣受到照顧。可能他的駙馬爺有很多輛2公升以下的名貴跑車,現金回扣可以讓他的駙馬爺也從中受惠吧?

這篇文章沒有針對E200K的車主和準車主,而是針對政府的不公平政策而已。

2008/06/05

早知買三菱EVO X

為什麼政府不能提早一個禮拜宣佈汽油的新價格,要搞到每個人趕著去油站排隊,結果是路上的車輛突然增多,塞到每個人半生死?說穿了,還不是為了一時的貪念

昨天的星洲日報封面列出曼谷和新加坡的汽油價格,看起來,曼谷的油價比較貴,新加坡的比我們便宜。

如果不要換算成新幣,以新加坡人的收入來做比較的話,肯定是他們的汽油比較便宜。

至於油價調整之後,我們的政府會回扣一些錢給2公升以下轎車車主,以示安慰車主的荷包。

在馬來西亞,2公升以下有什麼車呢?包括售價約13萬7千令吉的本田雅廓、約14萬令吉的豐田CAMRY、約20萬的福士GOLF GTi、約23萬令吉的萬事達RX-8(1.3公升)、約23萬的奧迪A4、約35萬的寶馬320i開蓬版、約47萬的馬賽迪SLK200等等。

我覺得政府應該根據汽車的型號和售價來發補貼。如果早知會有補貼,我乾脆買約30萬令吉的三菱EVO X,反正也是2公升以下。

不知道安華有機會當上首相的話,他能不能夠制止汽油不漲價呢?

2008/06/04

汽油怎樣起價?

汽油還沒起價,朋友早上sms來說會起50仙。下午5點之後,RON97無鉛汽油證實在6月5日午夜12點起78仙,他媽的朋友討我開心。

油價怎樣起,如何起,看看首相署的文告自然明白。

2008/06/01

我們去“荷蘭”

因為這棵大樹和另外很多倒下來的小樹擋住去路後,我被帶去“荷蘭”走了4小時15分3小時半的山路才抵達班台格拉朱。

2008/05/31

開始了

5月30日,2008全檳少年生活營順利在檳城直落巴巷育華小學開幕。

這是一所友族學生佔了40%的華校。當友族學生玩遊戲時,她們是以華文交談,讓很多工委覺得很驚奇。

但我沒覺得有什麼驚奇,畢竟這是一所華校。

6月1日下午,全檳少年生活營將結束。

2008/05/28

澄清

雖然文章的末端已經寫得很清楚,但我還是希望能夠在這裡澄清一下。

我心裡有一些話想要說很久了……其實,那天晚上和我一起去檳島東北區風月場所的另有其人。誰呢?那個神秘人物是當上了Y.A.B.的一個議員。

原本,那天晚上約了一個前Y.A.B.一起去,但對方卻爽約,可能他知道報紙會寫新聞而不敢出現。結果,風月場所的廂房內就剩下我和現任的Y.A.B.。

這個前Y.A.B.是“尖德門”來的,他肯定不會爆料給記者知道有現任Y.A.B.在風月場所的廂房內。

不知道要做什麼好,我和Y.A.B.決定叫了一支50人的肯肯舞團,在4尺乘6尺的廂房大跳肯肯舞。看著這些舞蹈員的專業水準,令我和Y.A.B.欽佩不已。

他們表演了大約兩小時,間中,每名舞蹈員還輪流在空中不停翻了16個筋斗,令我和Y.A.B.看得眼花繚亂,叫我和Y.A.B.拍爛手掌。

肯肯舞蹈員從晚上10時表演至午夜12時,音樂沒有停止,她們也沒有停下來。最驚訝的是,她們每個人可以連續原地轉100圈也不會昏眩。

後來的一小時又做什麼呢?我和Y.A.B.覺得不夠盡興,決定叫馬戲團到4尺乘6尺的廂房裡表演。馴獸師發現有Y.A.B.在場,特別把一隻從侏羅紀公園買回來的暴龍,當場表演如何馴服暴龍給我和Y.A.B.看。

馴獸師說,這隻暴龍是極端的有機素食份子,而且,暴龍做愛做的事情時,堅持只使用塗上有機菜味的安全套。果然夠特別,夠可愛的暴龍。

馬戲團的表演當然不只馴服暴龍而已,還有長毛象表演踢足球、3尺長蟒蛇生吞200粒駝鳥蛋、河馬表演跳高等等,數之不盡。

到了凌晨1時,Y.A.B.說他必須回家,要不然,他的官車就會變成南瓜了。最後,有人爆料指議員去風月場所,但爆料的人不知道廂房裡的舞蹈和馬戲團表演。這是絕對不可以讓人知道,免得讓人家誤會我和Y.A.B.幼稚到去觀賞馬戲表演時,就有損Y.A.B.的聲譽了。

在此強調,以上絕對是當晚發生的事情和過程,你們肯定不相信暴龍和長毛象會表演馬戲給我和Y.A.B.看。這絕對是事實!但很多人不會相信事實。

又關讀者水平事?

同事昨天下午帶著妒忌,還有點不情願的語氣告訴我:“你的部落格在南洋商報出現!”

我翻開報紙一看,居然有我的部落格的screenshot,還有一則不是很長的文章。雖然撰文的記者由始至終沒有提到我的部落格網址,但記者忘了把部落格標題打矇,讓“這個BLOG不好”幾個大字有機會見報,真的很難得,也很興奮。因為不用給廣告費也可以上報,想必除了大人物,我這個無名小卒肯定沒有什麼機會。

看來,還是很多人對惡搞反諷沒有什麼概念。我不會怪他們不懂,可能是他們沒有閱讀到書本,或一些後現代的作品。或許,友人所說的“只是迎合讀者水平和媒體水平奇爛而已”再次受到驗證。

不過,從一開始,文章裡的label就有“fiction”的字眼,很清楚地告訴讀者只是虛構的故事而已。

可能很多讀者好像我和友人那樣差,觀察力天生就不好,真的當作我去了風月場所。結果,友人再看清楚後,第一時間傳sms來罵我,說被我的文章“炸到”。

看來,身為讀者的友人的水平真的奇爛無比。

2008/05/25

州議員也去風月場所

我在前兩天晚上11時,與黃偉益相約去檳島東北區一家風月場所,兩個人在廂房叫了一jug的可口可樂,然後不斷地唱歌,直到凌晨1時許才離開。

我比黃偉益早到,就在廂房裡等候,直到黃偉益抵達後,我們才一起唱歌作樂。

為什麼要叫黃偉益去?因為要慶祝這位老朋友中選為光大區州議員嘛,這樣簡單也不會,傻的!

廂房裡只有我們兩個人,外面有很多本地和中國籍“小龍女”的陪座小姐走來走去,很忙碌地進出廂房。為什麼我們沒有叫小姐?因為太貴嘛,傻的!

以前,常常有人爆料在丹絨道光的一家風月場所見到拿督級州議員(現在是前州議員)出現在那邊,但我沒有寫新聞,現在卻被人家scoop,真糗!


(故事虛構,如有雷同,只是巧合)

2008/05/22

大家需要再教育

一月,您說得一點也沒錯,而我也很清楚,白黑灰的確是在指責檳島市政局浪費公款,因為司機可以下車,乘客可以在其他上下車,司機可以停車後才下車。

不過,我叫白黑灰去JPJ重新考過交通筆試,是因為錯不在市政局浪費公款,而是錯誤的教育制度讓人家犯錯,白黑灰和不遵從交通規則的人都需要接受再教育。

就如再轉變論壇提到,停車造成交通阻塞的問題並不是發生在現在,而是長久以來就存在。雖然再轉變論壇曾經叫過警方去給警告和發傳票,但問題還是存在。

其實,最主要問題並不在於有沒有建設欄杆與否,而是教育制度出了問題。駕駛者明知道雙黃線不可以停車卻偏偏照停不誤。如果是換著是我看到這種情況的話,我只能說國陣政府制定的教育制度沒有改變很多人。

民政黨還沒有退出國陣,民政黨有辦法去改變教育政策、駕駛者態度、交通教育嗎?如果國陣的教育政策是成功的話,就沒有人會在雙黃線上停車,市政局的阻止停車方法也不會被人家認為是浪費公款了。

2008/05/21

黑白亂來

白黑灰在他的文章中指稱政府在林冠英的亞逸布爹選區浪費公款,在路邊建立圍欄,導致乘客不能下車。

如果大家看清楚他的照片的話,馬路旁根本已畫上雙黃線,也就是說任何時候皆不准停車。

在這種情況之下,圍上欄杆提高行人的安全,又不要讓人貪圖一時方便胡亂停車而導致交通阻塞的措施是浪費公款,還是為更多人的利益著想?

看來,這名年輕的民青團部落客還需回去JPJ接受交通筆試

中獎的煩惱

友人說,他已經寫了一篇400字的文章,寄去參加尋找馬來西亞第一愛書人競賽,目的只是為了推著購物車買書,盡顯自己的豪氣萬千。

他希望得到RM3333的獎金,然後到第三屆海外華文書市買書。他對自己很有信心,因為他的文字恰好在評審規定的400字(左右)。

可是,他擔心得到這筆獎金後,進到海外華文書市時,銷售員會跟他說:“這本不能買,那本也不能買。你必須過去offer bin那邊,對,對,就是堆積如山的舊書那邊去選購吧。”

2008/05/20

吃榴槤,拿雞蛋

衛塞節當天的下午,我們沒有去佛廟浴佛,反而去了一趟浮羅山背大吃榴槤
等下,這些人的手上明明拿著雞蛋和山竹,哪裡有什麼榴槤?

雞蛋也是從榴槤園出產的。因為榴槤園的旁邊就是養了一萬隻蛋雞的雞寮。當中有一個朋友(姑隱其名)因很久沒有發洩,一看到熟悉的雞寮就忍不住要沖進去。幸好雞寮內到處是糞便和充滿異味,他才沒有在女友面前做出傻事。

不只一萬隻蛋雞而已。榴槤園內還有一池的八丁魚、一個養著逾20隻小的沙盆、一個金魚缸、有黑眼圈的白色兔子等等。

最叫人毛骨悚然的是那些棲息在樹上,和峇六拜蛇廟差不多一樣,但因為沒有拔了牙,顏色比較鮮艷的青蛇。據女園主說,她們家人常常會不小心被青蛇咬傷,過後不需求醫也相安無事。

看來,這些青蛇都很神奇。我也很納悶,如果有青蛇的話,主角白蛇在哪裡呢?

2008/05/18

很多很多之中的很多而已

第一次踏足亞齊,雖是中午12時,但只感覺四週一片荒涼。映入眼底的是一艘船。

不,應該是一艘撞往大路旁的店屋,停泊在陸地上的漁船。似乎有點誇張。但事實就是這樣。

沒有親身經歷災難和浩劫的人,往往不會明白災難所能帶來的衝擊。而自己曾身處亞齊和尼亞斯時,這兩場地震+海嘯,足以成為我的工作上最難忘的際遇。

圖中有兩艘船,只是很多艘漁船之中的其中兩艘而已。就像河裡有很多具屍體,但也只是很多很多具屍體當中的很多具而已。

2008/05/17

終於來了

最終,要來的還是要來。
沒辦法,現在是火箭執政,看來,我們不需要給停車費了。而且,不用給停車費的話,檳州人民,尤其常常去新關仔角的人,一定會十分感激。

照片來源:bbwey(絕對不是baby的意思)、dmemories
更新:真有此事

2008/05/16

警告

警告:圖中的攝影方式是由曾接受專業訓練的人士親身示範,請勿在家中嘗試類似危險動作,以免人體受到傷害。

2008/05/15

“乞丐”部落客

民政黨是“乞丐”(之一)!這句話不是我講的,是民政黨敬愛的前任全國主席林敬益說的,脫光光地顯示了國陣內部沒有公平可言的話,更不要奢望國陣會公平對待每一個人民。

在這之前,也有人提到人民聯盟裡沒有公平可言。因為有的政黨得到很多行政議員和市議員席位,有的只得到很少,或者一個也沒得到,與國陣沒有分別。

他們沒想到自己這麼一說,也暴露了他們早已默認國陣對成員黨的不公平政策。幸好人民聯盟剛剛成立,隨時可以解散,又沒有像國陣那樣已向社團註冊局註冊。所以,做任何決定前,大家肯定會有所顧忌,也會存有真正的協商,不像國陣只由一兩政黨來控制和分配。

當林敬益接受《星洲日報》記者的專訪,新聞刊登在報章後,很多人都大罵林敬益大選後才講風涼話,責怪他為何大選前不敢講出來,而是在民政黨馬華印度國大黨慘敗後才敢說話。

不過,林敬益不愧是經驗老到,最會耍手段之一的老政客。一個“乞丐”的字眼,就能夠讓大家記起民政黨還存在。

請注意,他只說過“民政黨、馬華和國大黨在國陣的地位像乞丐”。看清楚!是國陣,不是巫統。結果,有一些評論者就jumped to the conclusion說林敬益向巫統低頭

可是,在同一天,首相阿都拉也“心有靈犀”地發表了“巫統不會向成員黨壓力低頭”的言論,與林敬益的“乞丐論”相映成趣。如果巫統不會向壓力低頭的話,那麼,應該是民政黨、馬華和國大黨在接下來的半世紀繼續低頭,繼續做國陣的“乞丐”?

如果是馬華、民政黨和國大黨的黨員寫部落格的話,他們又是不是“乞丐部落客”呢?

2008/05/14

回去做工!

最近幾天,兩個加起來已經整百歲的人為了一個面積很大的青草地,弄到記者要幫他們“媒”來眼去,天天跟他們沒有空。

話說事端是兩座很驚人的現代化建築物,還有聽說整40座的公寓和辦公樓,讓“百歲兩人”爭個不休。一個過半百的老人近半百的人形容成天真無牙,坐在新聞發佈會上的我們聽了之後,心中感到洩氣,突然間不知道到底哪一個才是老頑童。

昨天,我還聽到有人放話說,他們正在收集新首席部長的資料,準備在他上位滿100天後,一一公諸於世,讓人民看看到底他做了什麼貢獻。

2008/05/12

純粹介紹

最近,很多民青團的檳州年輕領袖以及一些未來青年領袖開始寫部落格,看來,我需要整理整理一下,不要讓人家覺得我的文章有酸性。

在這裡先介紹幾個給讀者認識認識一下:許文思胡棟強方志偉曾家麟翁敦強方群隆涂仲儀

2008/05/10

生活化

林冠英可以叫出那些時常採訪他的節目的記者名字。毫不疑問,這一點,許子根當然也做得到。但是,許子根沒有坐過牢,他不知道“鐵窗CM”的滋味。

基夫一則文章的留言裡,提到林冠英到多春茶室吃午餐是因為夠生活化,才會成為報章上的新聞。

談到生活化,感覺上林冠英比許子根還要明顯。但是,林冠英能夠生活化多久?沒有人知道。

我只知道,林冠英離開多春茶室已經一個禮拜了,但他在多春喝“摻”的經過,依然成為顧客高談闊論的課題。

就像剛才中午坐在多春茶室時,親耳聽到一名大姐說:“我上個拜六見到林冠英正在喝咖啡,一開始根本不相信。確定之後,馬上趕去叫老公來,想要和林冠英握手時,他卻走人了,讓我錯失機會。”

由此可見,林冠英在吃午餐那天是多麼地匆忙。

我也在想,許子根去多春喝茶時,那位大姐會不會拉她的老公一起來呢?我想,應該會。因為許子根怎樣都當過首席部長,說不定未來還會當首席部長。


不過,許子根暫時不會去多春茶室喝咖啡。因為他已經忙到連約見林冠英,一起談論檳州未來方向的時間也安排不出。

2008/05/09

值得讚揚的檳州民青團領袖

真的開心得不得了,因為黃泉安在下一屆大選後,再也不能成為唯一的“部落客”兼人民代議士了。

308全國大選後,檳州
民青團裡很多年輕領袖開始寫部落格他們也許準備繼續在下屆大選參選要為民服務,或者可能在即將舉行的地方政府選舉中參選,或者可能為了大數(檳州)執政黨的不是,或者只是為了搞個人宣傳,紛紛設立了部落格。

部落格歸部落格,但很多民青團的部落格不忠於原創。就像
“紅龜六粒”以前也爽爽開闢了一個部落格,由專人幫他更新。像我這樣沒有什麼好奇心的人還以為會有什麼好料,就隨便點擊了一下,發現裡邊原來是報章的電子網站新聞,純粹只是一個自我宣傳的部落格。況且,他的選區裡安哥和安娣比較多,道友強和蛇仔明更不少,真正看他的部落格相信也沒幾個。

紅龜六粒當時不應該開闢部落格,他應該去註冊一個網址。如果當時不知道要找誰做網站,找
這個最會挺人LP和CB的人絕對沒有錯。要是當時紅龜六粒找我,我會通過最有透明度的公開招標,然後向得標者要求介紹費。反正不是偷搶騙回來,賺的絕對是正經的錢。

對於這些民青團領袖的政治醒覺,我個人覺得值得讚揚。他們開始了監督的角色。只要他們在部落格呼吁教育部重開
白沙羅華小,要求教育部在華小生已爆滿的地方增建華小,然後也批評林冠英和黃泉安貶低女性,就一定能夠成為全面的政治領袖。

我心想,如果這些民青團領袖在大選前就設立部落格,然後監督國陣一些成員黨的政策,再批評當時還是檳州反對黨的行動黨公正黨的言論的話,國陣早就不必遭遇“慘勝”了。

2008/05/06

等林冠英

原本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要在中午1時召開新聞發佈會,等了半小時,大家都很無聊,開始討論各種話題,包括林冠英去羅弄咖啡檔吃午餐

吃蛇的好處?:後續篇

寫“吃蛇的好處?”提到林冠英去公共場所吃午餐之前,已經料到會引起很多討論、爭論、偉論。上一次,友人拍了一張和蔡瀾的合照,也引來一些評語。所以,跟名人在一起可能都會有這種現象。

其實,林冠英去什麼地方,或者做什麼並不重要,最重要不要學地方聞人般去旅社飲酒作樂。那天林冠英去多春茶室遇到記者,純粹只是巧合而已。況且,在場的記者更八卦,為了賺幾張照片錢,不惜把首席部長吃麵的醜態拍下來,然後大大張地登在報紙上。

你想見林冠英在小販中心吃午餐嗎?大家可以去光大二樓的南風小販中心守株待兔,肯定會等到他的出現,但我不擔保什麼時候一定出現。

以林冠英的“Penang No.1”身份,基於保安理由,根本不適合到公共場所吃東西。偏偏他就是想改變這種約定俗成的舊觀念,以另一種姿態讓人民判斷新政府。而且,要聽取人民的聲音的話,到公共場所吃東西反而成為一種管道。

要知道,不是每個人懂得上光大國陣執政檳州時,我曾經試過在週假期間,不隨身帶任何記者證,只以MyKad換通行證到光大樓上的政府部門辦事。結果,我被點到一個又一個櫃台才換到通行證。

現在,人民無不希望這種官僚作風能夠改變,但絕對不是短時間就能改變。因為公務員早被寵壞了,就像勞動節制水沒發通告給用戶的話,相信到今天,檳州供水機構的網站還沒有這則通告

2008/05/03

吃蛇的好處?

昨天才看到林冠英搭乘飛機時坐經濟艙的文章,今天,林冠英在多春茶室出現,與記者一起用午餐。(絕對是在用午餐!)

身為檳州首席部長的林冠英走進猶如蛇窩的小巷時,兇悍的老板娘、偶兒會表演幾句英語的老板受寵若驚,道友強、蛇仔明等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當然,最受惠的就是在多春吃午餐的男記者AK、S和女記者T

林冠英問記者:“為什麼你們會來這裡吃……?”。記者答:“您看這裡的造型,它不像一個X窩嗎?”

補充:首長與記者到小巷咖啡檔共餐過程

2008/05/01

Express Lane

什麼是“Express Lane”?霸級市場的產物。為是方便購買三五個產品的購物者排隊還錢。

不過,偏偏有人看不懂馬來文和英文,可能他們不是馬來西亞人,反正我們這裡的外勞這麼多。

最慘的是,當後面還有很多人在排隊的時候,這個用Express Lane的不是馬來西亞人取出信用卡。第一張不能過,收銀員:“Miss,do you have others cards?”,那個不是馬來西亞人二話不說,取出第二張信用卡,我的天,終於過賬了。

然後,這個不是馬來西亞人與一個男子一邊用華語交談,一邊走開。

身旁的女友趁不是馬來西亞人走遠後,小小聲地告訴我,那個不是馬來西亞人是她的女同學,家境相當不錯,以前是駕車上學。我只買兩樣東西,一個是專門放在車後的盛物器,還有一瓶乳酪飲料,用現款付賬,收銀機上的數額跟先前的不是馬來西亞人不相上下。

看來,不是馬來西亞人應該學學馬來文和英文,才不會阻礙別人購物。也要學中文,因為有些霸級市場還用中文書寫。

其實,在一些霸級市場裡,如果Express Lane的顧客和他們購物手推車裡的東西太多,大家不妨走到賣香煙的櫃台還錢,但不是叫你買香煙。

2008/04/29

勞動節制水

原來,很多人不知道勞動節當天有制水(有人寫成治水)!

看來,檳州換了新政府後,檳州供水機構的效率還是有待改善。

更慘的是,原以為它的官方網站裡會有通告。登入一瞧,竟然是什麼也沒有。

2008/04/25

歡迎加入圖片說明(一)

歡迎各位同好加入自認最具創意的圖片說明。

2008/04/22

報復?

我們最敬愛的首相又再不遵守諾言了?
猶記得首相在大選後,答應會繼續執行已批准的大型計劃。但是,首相今日宣佈展延檳城第二大,是不是違背他已經在大選後許下的另一個承諾?
恩頓去世後,首相曾向全國人民表示不會再娶。但他沒有遵守諾言。
2月12日,首相公開宣稱次日不會宣佈解散國會,卻於2月13日解散國會和宣佈大選。
如今,因為擁有51%股權的中國港灣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堅持使用他們的設計,卻不被擁有49%股權的馬友乃德所接受,導致政府不顧及人民,只關注朋黨公司的利益,導致第二大橋延遲完成,也不知道要幾年才能結束?

2008/04/17

窮人的孩子:前傳(二)

上一回提到孩子的媽是為了孩子,把一個個,一包包的東西堆在家裡。實際上,這些一個個,一包包的東西是孩子的媽媽的朋友寄放。但是,孩子的媽媽比較貪心,自己又去拾了很多回來,又不要好好地整理。

誰叫他們家窮?誰叫他是窮人的孩子

孩子的媽媽不辭而別,到外地去工作。她每個禮拜都會進錢到銀行給孩子。有時30令吉,有時100令吉,視孩子需交多少學費、雜費、電腦費、考試費等等而定。只是,家裡的垃圾還是沒人拿去賣錢。

這個孩子比較可憐,因為沒有富人的孩子送《軟體世界》給他,導致他沒有機會在“垃圾屋”裡創業。沒法度,誰叫《軟體世界》已經停刊,真是可憐的窮人的孩子。

可是,不知道這樣會不會讓這個孩子過得比較幸運,不需要整天呆在家裡創業,還可以到外頭闖闖,嘗試一下真正的人生滋味?

雖然沒有人送窮人的孩子《軟體世界》。但是,窮人的孩子的遭遇被鄰居發現,連忙叫記者去採訪,揭露正在朝向先進國的馬來西亞,還有那幢看起來還不錯的公寓裡,竟然還有人住在垃圾堆內,而且主角還是一個10歲小童。

(待續)

2008/04/15

窮人的孩子:前傳(一)

看完友人的《窮人的孩子》123……之後,鼻頭一酸,眼淚禁不住掉了下來。天底下還有這麼悲慘的故事!這些孩子真的好窮。

檳城,就有一個窮人的孩子,獨自住在“垃圾屋”一個堆滿各種垃圾的公寓小單位裡。無論睡覺、吃飯、看電視、做功課,都是在垃圾堆裡。

難怪他這麼喜歡往外跑,情願到net cafe裡流連也不想呆在家裡。

為什麼有這麼多垃圾?就因為他家裡窮,媽媽去找了人家的舊衣服、紙箱皮、塑膠瓶、玻璃瓶、鋁罐等等,一個個,一包包地堆在家裡,希望有一天把所有拾回來的東西一次賣出去,肯定可以立刻發達。

可是,這個媽媽有6個孩子。6個孩子有4個爸爸。有的孩子因為不知道爸爸是誰,媽媽必須養大他們。

為了克服惡劣的環境,媽媽決定出走,然後每個禮拜匯錢給兒子,希望兒子能夠過著比較好一點的生活,不用學她那樣去拾垃圾,然後一包包收在家裡,準備賣去給別人,讓自己有一天可以發達。

(待續)

2008/04/14

是窮人的孩子嗎?

昨天中午和無影則人(圖中的型男)、旺來等去峇都丁宜採訪“男童獨居垃圾屋”的悲慘故事。

原來,在這麼先進的時代裡,還有人住在一個已經變成了垃圾堆的公寓單位內,真的令記者“大開眼界”。

基本上,在垃圾屋內拍攝的記者,都是在“腳不沾地”的情形下完成任務。屋裡的每個角落都堆放著各種雜物,用寸步難行來形容根本不夠貼切。

有時候,我們只能感嘆在破碎家庭中長大的窮人的孩子,真的需要去承受大人留下來的手尾嗎?

2008/04/07

只是巧合?

世界常常發生巧合的事情,而且,偏偏在這裡發生的巧合事情會不會多了一些?

2008/04/03

終於問完了

終於在不是愚人節被叫去問話了。

總編輯事前有交待,不要太多話。我也沒有講太多話。

問話是在人來人往的檳州警察總部刑事調查組行政辦公室內完成,過程近兩個小時,根本也沒有好什麼……什麼……的機會。

2008/04/02

不是愚人節

3個小時前騎電單車下市區後,主任打來說有一個警長找我,據說是與林冠英宣佈不採納《新經濟政策》有關。

後來檢查手機,果然有一個missed call。打回去,跟這名刑事調查組的蔡警長約好時間,明天早上去見他。

繼兩名記者被傳召問話後,我也要悶悶地度過3小時?而且,我沒有林大獅那麼幸運,可以在愚人節問話時與女警長共處一室……

2008/03/26

Tegas,Adil dan Berhemah?

201屆警察日,大馬皇家警察部隊推出了最新的口號─“嚴正、公正及有禮”(Tegas,Adil dan Berhemah)以及“廉正是我們的作風”(Integriti Amalan Kita)。

警察在新口號下會不會嚴正?我不知道。會不會公正?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們沒禮。至於要達到廉正的話,首先必須改善警察的薪金。

看看下面的故事:
日期:2008年3月25日
時間:晚上9時
地點:舊甘榜爪哇路(時代廣場後面)近風車路處

我騎著電單車,見到8名警察和志願警察在設路障檢查來往車輛,我很有禮貌地放慢車速,然後很有禮貌地停下,再很有禮貌地望了其中一名警察,那個警察指示我把電單車停在一旁。一個女性(友族)志願警察走了上來。

女警:Lesen?
(有禮的說法:Encik,sila tunjukkan lesen memandu kamu/anda或者是Encik,Boleh tak tunjukkan lesen memandu kamu/anda?)

我拿出Lesen。她用不是很明亮的中國製LED手電筒照照了一下。

女警:Road tax?
(有禮的說法:Encik,sila tunjukkan road tax motosikal kamu/anda或者是Encik,Boleh tak tunjukkan road tax motosikal kamu/anda?)

我說:Ada di bawah tempat duduk motosikal saya。

女警:……
(有禮的說法:Sila buka tempat duduk motosikal kamu/anda)


我打開車座,女警走到電單車旁,繼續用她那個不是很亮的手電筒照照了Road tax一下,隨手把Lesen還給我,示意我離開。

女警:……
(有禮的說法:Terima kasih或者是Terima kasih atas kerjasama encik/kamu/anda。)

看來,大馬的警察連最基本的“有禮”都辦不到,還要談什麼更難做到的“廉正”。

2008/03/24

一路走好

3月24日,晚上8時10分,手機響起。看到女友撥來的電話,心中有種不安的感覺。她在電話的另一頭哽咽著:“阿嬤走了,我關店也來不及了。”

2008/03/23

最後,我還是病了。但沒有倒,只是現在吃了感冒藥,開始昏昏欲睡了。

2008/03/21

慰勞,慰勞

別擔心,這只是一個簡單的慰勞宴,絕對與“jack”檳州首席部長新聞秘書無關。

2008/03/19

真的是助興助興(四)

3月8日落選後仍失業的鄧章耀,特別以“再回首”為主題,宴請逾50名新聞從業員,感謝他們在這麼多年的支持。

他在晚宴上講了很多不曾提起的話題。大家都聽得津津有味。

可是,他千叮萬囑不可公開,以免遭滅口。

2008/03/18

真的BOIKOT?

市面上最近流傳一則簡訊,都說是流傳,就到處流傳囉。

有一批人於3月14日到光大前示威,據說是抗議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廢除《新經濟政策》云云。
過後,手機簡訊滿天飛,說什麼示威是印裔回教徒發起,就發動boikot“嬤嬤檔”、“嬤嬤店”什麼的運動。
我不相信。
結果,剛才和瘦子長毛友人去“嬤嬤店”消費,人潮好像有減少的現象,路上的車輛更是稀少。
難道這簡訊是真的?我不知道。
但長毛友人說,當年就是因為被稱為“吉靈”的印裔回教徒打開城門,葡萄牙人才消滅了馬六甲王朝。長毛友人的話或許可以相信,因為他是馬六甲人。

2008/03/16

誰讓我吃?

各位同學,你們有問題的話,可不可以放過老師一馬,等到下節課才問呢?
老師現在很餓,想吃點糕餅充饑充饑一下。老師當上了班主任後,幾乎每天沒空吃飯,也沒什麼時間回家陪師母。所以,我會非常珍惜手上的每一個糕點。
怎麼還不走?請大家將就將就一下吧?
算了,還是怕了你們,等我吃完這一塊,立即跟你們解答問題好了。

也來助興助興(八)

友人通知我,有一個人的文章寫得很好,我當然要拜讀一下,希望從他/她的身上學到非常寶貴的經驗。

果然,友人和小弟都必須向他/她多多多多多學習學習。

我看了這篇文章後,發現他/她寫得比這篇文章這篇文章還要好。

再讀了這篇文章,也比這篇文章更好。

他/她在這篇文章的文筆,更是這篇文章所比不上。

真的,大家也要向他/她學習學習。

2008/03/12

真的是助興助興(三)

2008年3月9日午夜12時,馬來西亞經歷一場不可思議的“變天”,檳州政權正式歸為反對黨所有。
不到48小時,星洲日報檳城辦事處也“變天”,其中一個最能幹的同事離開我們了。
如今已物是人非,願的精神永遠與我們同在!
註:純粹搞笑

2008/03/11

也來助興助興(七)

致:親愛的夏大師

不曉得您還記得這道算術題嗎?我不會算,請幫我算。

這個BLOG不好玩 敬上

2008/03/10

真的是助興助興(二)


日期:2008年1月14日
時間:中午12時47分
地點:檳城中路星洲媒體辦事處接待櫃台前

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率領檳州領袖訪問星洲媒體。難得與林冠英有近距離相處的機會,特地要求合照,他也毫不猶豫答應。

希望,他成為檳州首席部長後,會永遠地那麼親切。

當然,他也要把檳州的經濟發展帶入一個新里程碑。

2008/03/09

Batu Uban君子的最後一夜?

吳竟誠(右一)尋求蟬聯Batu Uban州議席失利後,是唯一到計票中心恭賀中選者的國陣峇央峇魯一國三州議席候選人。

2008/03/08

真的是助興助興(一)

在這張照片裡,有兩個資深同業說是他們在新聞線上的最後一屆全國大選,我們這批過去兩週被委派採訪峇央峇魯國會議席的記者連忙拍全體照。

也來助興助興(六)

峇央峇魯國會議席(P52)國陣馬華候選人黃秀金律師說:“中國師父送給我的這隻貔貅玉雕可帶來好運。”

據說,貔貅能牢守財富不致漏失,更有令金錢財利有增無減。

2008/03/07

也來助興助興(五)

以下是友人傳來的SMS,不知是真是假。

“不用褪色墨水是讓23萬名軍警能投兩票給國陣。這是幽靈選民,先查T719756,是郵寄選民,然後查750909035727,證明是同一個人。”

不知道能否相信,可以去選舉委員會試試看。

註:我剛查過,一個投票站是在檳州打昔汝莪國會議席,另一個是在吉蘭丹道北國會議席,兩個投票站都是同一個人。

也來助興助興(四)

柔佛州昔加末警區主任阿都馬吉說:“我沒有推拉美士國會議席的民主行動黨候選人張穎群。”
拉美士國會議席是前衛生部長蔡細歷的老家,這一屆全國大選由他的兒子蔡智勇上陣。

我不知道有沒有,因為我在檳城。但是,大家可以看看這則短片

2008/03/06

也來助興助興(三)

日期:2008年3月5日
時間:晚上9時10分
地點:峇央峇魯瑪蘇麗巷組屋
班台惹雅州議席國陣候選人黃萬河民主行動黨旗幟下辦政治座談會?

非也,請大家注意看,座談會的地點裡邊有一個國陣的旗幟。黃萬河穿上國陣的衣服,絕對沒有在行動黨的旗幟下辦座談會,因為那是叛黨的行為。

黃萬河舉行座談會時,人民公正黨也在大約100公尺外的一個住家前主辦政治座談會。黃萬河的出席人數是30人左右,公正黨的是500人左右。

我不可以說黃萬河利用行動黨的旗幟引誘選民出席他的講座,因為那絕對不是他插的行動黨旗幟。如果行動黨的旗是他插的,那絕對是一個奇招。

只是,班台惹雅區的居民都很好奇,為何整個選區裡沒有見到一枝行動黨的旗幟,卻在一個非策略性的組屋草場上見到橫插的行動黨旗幟?

2008/03/04

也來助興助興(二)

活動:班台惹雅大馬兒女俱樂部─“2008和睦親善晚宴”
日期:2008年3月3日
地點:峇央峇魯巴剎樓上多用途禮堂
時間:晚上8時30分
班台惹雅大馬兒女俱樂部顧問兼班台惹雅州議席國陣民政黨候選人黃萬河強調高學歷不一定代表擁有服務效率,批評對手以高學歷“欺壓”選民。

他說:“班台惹雅的選民只是普通人,如果你們(選民)不是大學畢業生的話,就千萬不要和有高學歷的候選人比較。更何況,公正黨候選人肯定不會比我更懂得班台惹雅的問題。”

“我擔任州議員期間,曾安排128次與選民會面,還有其他未經安排的會面,足以證明我是一個關心人民的前州議員和候選人。”
峇央峇魯國會議席國陣馬華候選人黃秀金(左)較後致詞時自我介紹是一名高庭律師,並相信以自己在法律的專業常識,更適合在國會為民爭取權益。

“我在英國倫敦大學法律系畢業,也是林肯法院的狀師,我從事律師工作已經20年。”

2008/03/01

也來助興助興(一)

看到友人發佈助興助興的文章,我也來湊湊熱鬧。
日期:20078年2月29日
地點:馬華峇央峇魯國會議席的立信花園競選行動室
時間:上午9時30分
1.馬華全國婦女組主席拿督黃燕燕醫生說,政府的發展經費,除了25%的所得稅是來自人民之外,其餘的發展經費都不用人民的錢。
“在25%之外,另外24%的經費來自皇家關稅局的收入,其餘是政府在各州的產業投資,都帶來足夠的利潤,讓國陣政府推行大小發展計劃。”
2.馬華全國婦女組主席黃燕燕醫生說,首相阿都拉把投票日定在3月8日,是重視婦女對國家所做的貢獻。
記者問:“咦,拿督,投票日是首相決定的?不是選舉委員會嗎?”
正在吸水的黃燕燕頓了一下,說道:“哦,首相只是向選舉委員會提出他的看法。但是,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選舉委員會手中。”

2008/02/28

再轉變?

馬來西亞華人公會民政黨的候選人說,他們需要華人的支持力量,讓他們為華人爭取更多的權益!

可是,國家憲法8條款闡明每個國民都享有平等的待遇和權益,人民的權益還需要他們去爭取嗎?是不是因為他們必須俯首於巫統,凡事只能跟在巫統的後邊,能為華人爭多少就爭多少?

黃家定說,國陣成員黨是分享政權。但是,馬華和民政黨還要去爭取的話,試問國家政權有沒有得到公平的分享?

如果要選一個能夠真正為人民爭取的人,倒不如選行動黨公正黨回教黨等等,讓他們扮演反對黨的角色,去制衡國陣的霸權不是更好嗎?

如果能的話,讓行動黨、公正黨、回教黨執政一屆試試看,人人會不會有平等的待遇?

反正,國陣常常講,全國大選是一個民主程序,當政府做得不好,就由人民“再轉變”他們所要的政府。

2008/02/27

我們的保母

大選時,候選人有一大班的助選人員在為他打拼。與候選人一樣奔波的《星洲日報》檳城辦事處記者,同樣有一名充滿愛心的“賢妻良母”,每天為睡眠不足,需要挨餓的記者準備降熱氣飲料和補品,確保大家保持最佳的作戰狀態。
為了一班餵不飽的記者,還要每天去超級市場搶購食品。偶而害怕別人笑她,就把食品藏在背包內,然後靜悄悄地離開超級市場,充分發揮與國州議員一樣的愛子愛民的保母本色。
感謝你,我們的保母!

陳廣才不要和公正黨辯論?

(檳城25日訊)人民公正黨的峇央峇魯國會議席候選人再林挑戰國陣候選人黃秀金,針對當地的地方問題和國家課題舉行公開辯論。

不過,陳廣才受到記者詢問會否與公正黨公開辯論時,他拒絕正面回答,只是聲明國陣是本身的競選方式,公正黨也有自己的議程。

當記者進一步詢問如果選民提出要求,要兩黨候選人公開辯論的話,陳廣才回應說:“我不回答任何‘如果’的問題。”

他說,國陣的拉票方式是沿家逐戶向人民解說國陣的服務成績,親自上門解決問題。

再林與公正黨另外3名州議席候選人拉溫、沈志勤和阿都瑪利,今日上午在峇央峇魯競選行動室正式推出“峇央峇魯新希望”的競選影音光碟時,向馬華候選人黃秀金下戰書,要求黃秀金與公正黨在公開場合,辯論峇央峇魯面對的治安、經濟、工作、民生等問題。

再林表示黃秀金是受過高深教育的專業人士,絕對有能力辯論各種問題。

另一方面,黃秀金受詢及如何應付再林的挑戰時,強調馬華有自己的戰略。同時相信以自己在峇央峇魯長大的經歷,會比公正黨的候選人更熟悉峇央峇魯。

她說,馬華的服務方式很實在,都能夠滿足選民的需求。

當記者再以“如果是選民要求的話”詢問黃秀金,對方也以“我也不回答任何‘如果’的問題”來回應記者。

2008/02/26

算術題

號稱代表全馬來西亞華人,自稱擁有超過100萬名黨員黃家定說的)的馬來西亞華人公會,在第十二屆全國大選競逐222個國會議席中的40個。

如果馬華真的有100萬名黨員,即是說馬華在每個國會議席,應該能夠安排2萬5千名支持者到場助陣。如果有一半的馬華黨員因為年事過高,行動不便,再加上有工作在身不能參與,那麼,每個國會選區也應該有1萬2千500名黨員。

如果再做最壞的打算,1萬2千500名當中又有一半因為上述理由而無法出席助陣吶喊,理應有6千250名黨員出現在每個選區。

可是,我於提名日當天採訪峇央峇魯國會選區的提名情況時,馬華,再加民政黨,再加巫統的支持者,再加上一些好像猴子那樣的“Mat Rempit”扛著國陣的大旗,國陣裡只不過四五百人助陣而已。

到底馬華有沒有100萬名黨員那麼多?是馬華報大數,還是我太會做算術?

補充:國陣總共競逐222個國會議席。如果把100萬名黨員公平分配到222個國會選區,每個選區應該有4千500人左右。其中一半因為上述理由缺席,就剩下2千250人,再一半又以同樣理由缺席的話,也應該有1千125人。

2008/02/06

新年進步

我不會彈歌,無法用歌曲祝大家新年快樂! 我不會畫圖畫,更無法用漫畫祝大家新年快樂

所以,我就祝各位來這裡瀏覽、觀看、欣賞,還有準備打小報告的朋友們,
新年進步!

2008/01/20

再來一個獨家新聞

一家把基地設在檳城的報紙,竟然能夠把柯以敏當作台灣歌手,並準備與卡列拉斯合唱

這是編輯不知道誰是柯以敏?還是台灣真的有另一位歌手叫柯以敏?

天下怪事特別多─獨家新聞

三天前,在報紙看到了很神奇的事情,就順手拍了下來,也順手貼在這裡與大家分享。
最神奇,週四的報紙登週六的成績?
阿隆索駕駛2008年賽季的法拉利1號F1賽車?

2008/01/02

不快樂

在2007年的最後幾天,很多傷感湧入我的思緒。

2007年的最後一天,手機不斷收到很多祝福。但是,我一個祝福也沒發,也沒有回。

我不快樂,又要如何祝福別人快樂?

2008年開始了,我還是不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