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4/20

是誰在逃亡?


從尼亞斯返回棉蘭的過程非常艱辛,偉明和我差一點就搭不到飛機,必須在機場旁的大馬紅新月會帳營借宿一晚才能回棉蘭。

幸好,國際紅十字會的載送救濟品貨機似救星般降陸,在一番交涉之後,紅十字會的職員決定讓我們上機。

飛機上沒有漂亮的空服員,也沒有舒適的座椅,心裡卻一直有股不安的情緒。

不是因為擔心欠紅十字會一個人情,而是這架貨機原本負責載送災民和傷患離開災區,如今卻成了要返回棉蘭的記者們,以及其他志願工作人員的“順風機”。

我們去尼亞斯時乘搭軍機,回程坐貨機,原因是民航機的時間不準,班機隨時會取消,而且不一定買得到機票。

雖然是乘搭兩種不同的飛機,但心情都是一樣地複雜,一樣地感受得到災民們帶著僥倖的心情,離開曾經陪伴他們度過許多歲月,如今已成為廢墟的土地。

當時,坐在機艙的我,心裡重複想著同一個問題:到底我們是離開尼亞斯,還是逃離被鼓動的大地墔毀的尼亞斯?

2005/04/12

多峇湖的超好吃香蕉


活了大半輩子,吃了香蕉這麼多年,幾天前才知道,原來多峇湖的香蕉居然可以媲美厄瓜多爾的香蕉。

我用少於3令吉,買了一串有12條的香蕉。偉明吃了兩條就喊飽,結果是我和圖中的朋友寶進各吃了五條,而且,兩個人好像用搶似的,真的令人大呼過癮。

墳墓大過屋子


住在蘇門答臘北部的原住民馬達人非常尊重祖先,每當家中有人去世,即使死者家屬的家境並不是很好,他們也會想盡辦法在住家旁,為先人建造一個壯觀的墳墓。

在多峇湖巴拉巴市通過塔魯通市的鄉野大道上,可以見到許多類似的墳墓,其規模有大有小,大多隨時可以超過一間屋子,形成死人住磚屋,活人住板屋的奇景。

我甚至見過最大的墳墓,它的規模像一個紀念碑,實際上是其中一戶人家的親人墳墓,頓時讓我傻了眼。

2005/04/02

世上只剩下麵包?

世上最痛心裂肺的事情,莫過於與你已經相戀了5年的情人告訴你:“對不起,我已經愛上別人了,我們分手好嗎?”……

這樣還不算令人心痛,最心痛是瞞住你先與對方交往一段日子,當雙方產生好感之後,她毅然向你提出分手,那才晴天霹靂。

或許她不是愛上他後才向你提出分手,否則,她不會向你說:“要嘛,我們好好地分手,要不然就連朋友也沒得做。”。

在這種沒有選擇的情形下,你會與她交惡嗎?一個敵人會好過一個朋友嗎?

要是有得選擇,你不會分手,但性格倔強的她完不給你任何機會(可能她認為之前已經給了太多機會),結果,她把機會讓給別人了。

今天,她終於承認對另一個人有愛情的感覺,受到感情打擊的你,心情又一次沉落谷底,週圍任何事情對你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你只想得回她,但這個希望已經不會實現了,因為她已經不屬於你了。

真心真意愛著一個人,生命中不再有其他的女人,即使與前女友見面,也不過是為了祝福前女友找到好歸宿,因為傷害過前女友,兩個人已經沒有感覺了。當她得悉之後,竟咬著你不放,認為你有背叛之嫌。

但是,你可以對天發下毒誓,不曾在感情上背叛她,欺騙她,從見到她的第一眼開始,你已經認定她是終身廝守的伴侶。

你檢討了自己過往的行為,決定改過自新,因為與她的一段感情得來不易,你只想要她回到他身邊重新開始。

這個要求被拒絕,你也明白了,愛情和麵包只能選擇一種,當你愛到轟轟烈烈時,麵包往往被忽略,或許是因為當今的生活壓力,迫使許多人不得不向現實屈服,世界上真的沒有愛情了?還是只剩下麵包而已?

2005/04/01

獅城裡的小玩意兒


拍這張照片時,我很興奮。

這是一張在新加坡武吉士商業區拍攝的照片,興奮的原因是我終於在刻板的獅城生活裡,看到歡樂的兒童在噴泉的水柱之間胡鬧。

當天的情景讓我對心目中的獅城印象大大改觀,或許,它應該不是這樣沉悶的。

在馬路上


試駕新車的感覺最好,尤其是駕駛充滿肌肉感,車身又穩的寶馬房車。

一個字:“爽!”

寶馬新3系列


這是在華倫西亞一道鄉間小路上拍攝的寶馬新款3系列,早前是因為擔心觸犯版權問題才遲遲沒上傳。

其實,拍攝這張照片已是兩個月前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