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26

衰樣衰?

經歷任何災難後,心情真的很難平復。最後一次面對很大的壓力和迷惑,是被派往採訪亞齊海嘯返馬後,心情足足低落了一個星期。

3天前經歷一場血光之災,心情至今還不能平復,尤其女友更是擔心我,當我遲一點回家,她自己也不能安穩入睡。媽媽表面上也沒什麼,但我知道她的心中是十分的焦慮。

昨天凌晨2時,我覺得眼睏,就熄燈準備入寢。但是,在床上翻來覆去半小時,就是不能入睡。因為腦子裡重覆想著事發經過時心裡就發毛。最後索性起身,發了一則簡訊給已經熟睡的女友抒解心情,再走到屋外抽煙,卻遇到剛好喝完酒,搭乘電梯回家的蘇東阿叔。後來,他耐心聽我發了整個小時的牢騷,真的要感謝他。

自從嘴唇被打傷後,每個晚上都不能安好入睡。儘管生理和心理上都很疲累,這麼多個夜晚,睡得最多的時刻是5小時。心裡總是有股無形的壓力,讓已經是皮包骨的我顯得更憔悴。所以,我選擇養傷一天就工作,只是為了不讓自己胡思亂想。

到了此時此刻,我還是不明白,為何我會被打?到底我做錯了什麼?

我不曾出言挑釁或挑戰對方,甚至還手,而是不發一言地走開,最終卻淪為人肉沙包。可能,是我樣衰?但我爸媽的條件沒有這樣差。

15 則留言:

g 提到...

在这个买枪也不难的时代,遇到蛮人,这次就当自己倒霉吧。

Sip 提到...

你被打不是因為你做錯些什麼,而是因為你沒有功夫底子。

tongkai 提到...

g:看來,是運衰加樣衰。

sip:幾時要教我?

懒人 提到...

其實,同行有提到,為什麼你被打之后沒有還手,而是愣住。

我的回答是這樣,如果我們平時沒有常打架,愣住是很正常的反應,即使是我遇到也是一樣。

你被打不是你樣衰,而是你遇到了蠻牛,蠻牛是牛都不會聽人話的。

所以說實在,我從一開始到最后,都鼓勵你們學自衛術,因為常常練習會讓你有基本的反射動作,這是真的。

tongkai 提到...

懶人:這樣的話,叫sip教我如何保護我的俊容。

Sky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Sky 提到...

這是創傷後症候群,去找個有執照的專業輔導員或心理醫生,對你的焦慮、不滿、失眠會有所幫助。需要我幫你介紹嗎?

又,我的部落格搬家了http://skysky1217.blogspot.com/,有空來坐坐。

蘇東阿叔 提到...

抱歉,周末凌晨tiger作怪,虽然明白你的心境,还是不能陪你多聊,多多包涵!

tongkai 提到...

sky:我需要可以協助以民事程序協助我起訴對方破壞我精神的律師,而且要包贏。

蘇東阿叔:我沒有怪你,反而非常感謝你。

阿里茨阿 提到...

那一天晚上也是同屋买晚报回来时大喊
“哗!爱云,你的朋友洪东凯被打上头条e!”
正在和朋友讲得兴高采烈的我吓到,看看照片嘴巴肿到这样,真的是你来得喔~
打电话给肥猫问问你怎样了,他还blur blur的以为我讲haryewkun的事。

你样不衰啦~ 别再想太多为什么他就选你来打,绝对不是你样衰,只是衰,遇到他。

tongkai 提到...

阿里茨阿:感謝你的關心,但你的屋友如何認識我?

阿里茨阿 提到...

他们都见过你去SEC 。。。。。

tongkai 提到...

阿里茨阿:原來真的是樣衰。這麼容易就被人認出來。看來,我以後出門要小心點。

孤島日記 提到...

我的建議是,如果持續失眠超過1星期,你真的要詢求輔導服務,我上次被打並沒有陰影,倒是被外地的同行亂寫留下了陰影,所以還是找了心理醫生解心結。很有效的。

要不然就搬到海邊,天天讓海浪聲催眠。

tongkai 提到...

孤島日記:謝謝您的指點。

但我的事情看來並不簡單。有醫藥經驗的人告訴我,我被揮拳打中嘴唇時,可能也傷到頸骨,導致頸骨足足痛了一星期。

我今天上午會到中央醫院檢查一趟,以策萬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