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31

“一股清流”的’正義至上”

昨天早上,在家裡翻開報紙,突然,心裡不爽。

採訪完畢,到報館再翻報紙,又是,心裡不爽。

一小時後,洗地叫我翻報紙,這次,心裡爽死。

我的心情在三小時內起落的差異大得令我也覺得奇怪。沒有什麼(也與洗地小姐無關),只因為我在“正義至上”(“一股清流”常常這樣說)上班,對於一則這麼重要,總社上司又一直催促快快傳稿的新聞。隔日第一次翻報紙時卻看不見,心裡肯定不爽。

不爽有五個原因,一:內容涉及檳島一個大型基設發展計劃;二:控制承包公司的基金會董事主席是國家領袖;三:找了很多資料才成文(順便感謝Malaysia Today);四:自己假厲害用計算機找出股份佔有率;五:對新聞見報的期望很高。

原本,我以為這一次又要被“一股清流”酸了。後來,洗地小姐的一個提示,讓我真的沒想到,“正義至上”的處理新聞手法,不但可以讓讀者知道真相,還可以避免直接得罪國家最高層。

這個新聞事關重大,連全國第二的英文報分社採訪主任都必須請示總社的指示,就可以見到新聞的殺傷力了。不過,新聞不刊登還好,“檳威讀者人數第一”和“全國第二大中文報”沒有登,“一股清流”好像不夠清流(至少網站新聞沒見到)。

可是,這樣總好過“馬華黨報”以為讀者是愚昧和無知,一則“與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巴達威的名字類似”刊登了兩次。“北馬銷量第一”的新聞還好,儘管沒有提起領袖的身份,卻刊登了領袖的名字,總好過用“巧合”的字眼。

雖然“正義至上”的新聞刊登得不明顯,我還是覺得有點那個,畢竟在綜合版,地震新聞底下,還是怪怪的。“正義至上”卻做到了有如印在《紐約時報》報耳的“見報的新聞都是適合刊登”(All the news that's fit to print)名言,但大馬和米國的新聞自由度還是存有很大差距。還要強調的一點是,“正義至上”當然不能和《紐約時報》比較,人家一個月的廣告收入,已經相等於“正義至上”一年的廣告營業額。

老實說,非常感謝總社上司讓讀者知道真相。《紐約時報》前執行主編Howell Raines接受《真相何在》作者王爾山訪問時,表示“《紐約時報》只對讀者負責”。儘管這句話令Howell因該報一名記者傑森剽竊他人新聞而被迫辭職,但這一句話絕對不會錯。

所以,無論別人怎樣攻擊,“正義至上”永遠知道自己只需要向讀者交代而已,這也是為什麼,來自“一股清流”的文字攻擊,“正義至上”總是不怎麼在乎。

我寫的領袖涉政府大型計劃新聞也一樣,有一點點的修飾,卻沒有刪除詳細的資料,因為讀者擁有知道真相的權力。

太爽了............

8 則留言:

我是阿Chan! 提到...

哈哈,果然是"一月殳?巟白勺正我至上"

ky_sky 提到...

看到自己努力作搜集的稿件被登,尤其是有??者利益和自己挖的新?,??是超爽的!

tongkai 提到...

ky_sky說:看到自己努力作搜集的稿件被登,尤其是有關讀者利益和自己挖的新聞,絕對是超爽的!

我是阿Chan! 提到...

星洲大北馬版一則新聞,刊於2006年6月1日:

(檳城)2個星期前,浮羅山背峇都依淡村一段約100公尺的鄉間柏油路遭人封死,造成超過20戶居民出入不便。

浮羅勿洞區州議員莫哈末法力接到受影響居民投訴後,昨日前往巡視了解情況後。

他較後通過電話交涉,促請新園主儘速完成和改善結構欠理想的200公尺長交替路,鋪上碎石鞏固路面,以便他通過適當管道,向有關當局申請鋪上柏油供居民使用。

他也針對新園主沒有保留出入口,導致其中一戶居民出入口被封,要求新園主體恤受影響居民不得其門出入的窘境,在籬笆處開拓一個出入口。

家園被封路的居民陳亞春說,新園主曾答應保留出口,但後來還是在家前築起籬笆。鄰園園主林宗頂也被交替路佔用了部份地段。

該路擁有百年歷史,從早期的黃泥路,在上世紀80年代發展成今日的柏油路,是峇都依淡村民日常出入要道,居民也經常取道該路晨運和午運。

隨行者計有浮羅地方領袖李寶隆、林庭成及當地居民。

上述新聞刊後,星洲再於2006年6月3日在大北馬刊了以下一則新聞:

(檳城)涉及浮羅山背峇都依淡封路風波的園主澄清,某方面人士指責其園內舊路封閉後造成20戶居民出入不便,有關指責與事實不符,因為他已開闢一條交替路供居民使用。

至於有關交替路沒有舖上瀝青,他說,在法律上他沒有義務那麼做;不過,即使當局要求交替路須有6呎寬,他卻提供更闊的10呎寬,舖上沙石的平整交替路。(編按:不知星洲記者可有用尺量了?未解決。)

他昨日說,有關交替路長達700呎,顯示他們願意割讓一大片價值六位數令吉的土地作為交替路。(編按:這塊交替路據查是另一個園主的,不知星洲記者可有查證?重要是,州議員是要求改善結構欠理想的200公尺,但前寫公尺後寫呎,很混亂的。未解決。)

他說,居民沒有權力要求他在交替路舖瀝青,不過他早已考慮到居民的需要,於風波之前向檳島西南縣署及公共工程局申請撥款舖瀝青。(編按:在第一則新聞中,州議員莫哈末法力是說他本身申請撥款舖瀝青,而沒說過要園主申請。為何星洲記者會如此報導?何況第一則新聞中,由頭到尾都沒居民要求園主舖瀝青。星洲記者是在誤導讀者某些事嗎?未解決。)

他說,前園主允許當局在舊路舖瀝青,他購買這座園坵時,曾與縣長討論此事,縣長認為這是私人土地,他自費提供的交替路不必舖瀝青。

他說,他不會做違反法律之事,這條交替路在風波之前已經建竣,他自願舖上沙石,並且修出一條平坦的路段,只是最近雨季,小部份路面出現凹凸不平的現象,他們的承包商會進行修補。 (編按:有交替路不代表出入就很方便,園主如此回答這不是說明了,居民出入不便原因嗎?誰對誰錯?哈哈。)

他說,在這樣的情況下,某方面人士面所作出的指責,令他及家族成員感到很難堪,有關方面人士應該尊重他作為一名地主所享有的權力。(編按:為何星洲記者沒詢問是何指責呀?第一則新聞中有何指責?)

他說,他未曾答應居民保留舊路的出口,而他也有權利在自己的園地築籬笆,至於封閉舊路之舉,是不讓他人闖入他們的園地,並非要封閉居民的出入之路,事實上他已提供了交替路。(編按:居民有提供名字,園主沒有,請問星洲記者這是何意思?)

他說,當地州議員莫哈末法力已盡力協助他們解決問題,不過莫哈末法力的談話被歪曲了,其實他沒有違反法律,縣長和莫哈末法力都支持他。(編按:請問歪曲了什麼?)

他說,他的律師建議他提出索價50萬令吉的訴訟,他也考慮採取法律行動。

tongkai 提到...

有關上述文章,我已經轉寄給我的上司,不保證他們會否有進一步答覆,因為我不是主任。

tongkai 提到...

第一條文是光明寫的,第二則文是星洲寫的。

grandia 提到...

誰也知道,星洲北馬的記者"最善長"改寫光明的新聞了。"炒新聞"更是一流呢。

tongkai 提到...

你是“grandia”,那麼,“我是阿Chan!”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