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0

How many years?

Dear Khoon Leng, remembered last Wednesday I told you that Penang Chinese Town Hall had organised the New Year Open House since 1980s. You said you have to check it out first because theStar news report quoted Dato Lam Wu Chang that this the ninth year PCTH organising such event.

Actually, all the news reports also carried the same statement made by Lam Wu Chang.

I would like to show you a copy of letter handed over by PCTH to the press recently. The letter of requesting allocation from Penang State Government written that New Year Open House had been going on "lebih 20 tahun secara berterusan" and it signed by Lam Wu Chang.

So, may I know that which one is true? Is it "ninth year", or "lebih 20 tahun secara berterusan"?

p/s: my English so so only, please rectify me if I am not ethical.

12 則留言:

player.cari 提到...

槟政府经济不景气?还是,林冠英刁难华团,待双重标准?
槟政府没有钱?还是,林冠英有政治议程刁难华团,而双重标准?

是政府的就应该拨款给华团,支持文化工作者。不该有双重标准。。

槟州政府真没有钱?还是,林冠英有政治议程,把弄华社团体(NGO)?

没有钱?州政府却可以办两个团拜,一个是州政府的团拜,另一个槟首长的个人团拜。

要拨款,也得用在有意义? 那么,林冠英又双重标准的,却可以不用联办,州政府却可以在自办“元宵节”的不负正业的与华社文化艺术团体争资源办活动?

还有新年圣诞节的5000份食物,500人参加的活动?

是林冠英的政治秘书为筹委会主席的黄伟益无能呢? 还是,民联议员根本都不支持,也不出席?还是,因为为了“贪”啊公出钱的活动,随随便便为办而办的贪政府纳税人的拨款?

林冠英要玩弄政治的把戏。。但是,也别把华社和华团权益当儿戏。华人正清楚看到林仙家的真面目。华团已经明白你如何玩弄政治了。OK! 够衰的,好好的华人新春槟民联政府却要闹得大家没有心情。

林冠英的态度确实有问题,耍嘴皮子是很厉害狡辩。"You (Guan Eng) can play politics, but don't play with our rights," 大家都清楚看到你的嘴皮子。还要,谎到什么时候?

不是因为必须得到州政府拨款才能办,而是华团清楚听到和看到民联首长如何把弄华社。




以下州政府的活动,是滥用拨款,还是双重标准?


民联议员不赏脸 槟民联开放门户热不起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09/01/04/106.html





槟城的东南亚文化城差,槟州丑闻!

http://cforum3.cari.com.my/viewthread.php?tid=1391439





网球大赛沦国际笑柄,全世界看槟州“几百万令吉”丑闻!

http://cforum3.cari.com.my/viewthread.php?tid=1408119

player.cari 提到...

华堂事件:冠英葫芦里卖什么?

槟州华堂事件,是林冠英的政治策略。


火箭很侥幸的赢得了槟州政权。火箭要再次执政槟州,冠英要继续当官,马来选票最为关键。火箭开始为他们下一屆官位铺路,开始施行讨好马来选民计划。

在槟州许多州选区,火箭州议员们,拨出许多款项给马来选民而减少对华裔组织的拨款。他们开始实行派糖果计划,开始向国阵学习。

相反地,林冠英不给华堂拨款,却搬出一大堆的美丽理由来掩饰自己的政治策略,真的是把他的政客本色发挥得淋漓尽致。

林冠英以简单的回酬论,以及槟州政府开源节流为藉口而拒绝华堂拨款,已经足够让槟州人民信服也得到鼓掌。对火箭来说,槟州华人已经是他们的铁票,他们要的是马来票。

再来,拨款予每一间回教堂举办开斋节聚餐会是要和贫穷及较为不幸的回教徒在一起的理由更赢得马来选民的心。

林冠英一箭双雕。佩服!

华堂事件就只有这么简单?

华堂事件不只一箭双雕,还拥有重要的议程,这关乎了政治角力的问题。

这是前朝与今朝政府支持者的角力。槟州华堂与商会的关系不是很和谐,但是不至于闹僵。308前后,由于华堂与商会在首长人选方面意见分歧而使到两方面的关系恶化。308之后,分别为丹斯里陈国平领导的商会与拿督斯里林玉唐领导的华堂更是形同陌路。

如果说拿督斯里林玉唐领导的华堂是前朝政府的支持者,那么丹斯里陈国平领导的商会便是林冠英的支柱。在华堂课题上,陈国平高调的为林冠英背书,更加深了林陈之间的政治角力。


所以说,在华堂事件上,林冠英是赢家。说穿了,不给华堂是因为你不是我的人。我就是故意这样做,外界给我的评语是好的,你能怎样?不但不给你,而且还数落你,50万也凑不到真丢人!

中央拨款在冠英意料之中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赞扬文化部拨款给槟州华人大会堂,以赞助该堂的新春团拜活动决定,并冀望中央政府“再接再厉”,继续“努力”拨款给槟州!

冠英早就料到他不拨款,国阵必定会反击而要求中央拨款。文化部果然拨款,这样好了,中了冠英的计。还可以高兴的面带笑容地声称:“这绝对是项好消息啊!”也希望中央政府日后可以更努力地拨款给槟州。妙!

结论

林冠英跟一般政客没有多大的差别。也拥有了天下政客所具备的条件,所谓天下乌鸦一般黑,冠英没有例外。只是现今的大马政治环境,天时地利人和造就了他。是时势造英雄也!

冠英葫芦里卖什么?个人政治议程也!

tongkai 提到...

player.cari:歡迎光臨!您的到來是小弟的榮幸,也感謝您發表了這麼多個人意見。

無論如何,您閱讀了小弟的劣作後,可否回答一個問題?

請問,藍武昌是對林冠英講真話?還是對媒體講真話?

skypaul 提到...

player.cari兄台,

请问团拜代表华社几巴仙?请问华堂代表华社几巴仙?能不能不要下下都拿“华社”来压人好不好? 我也是华社一分子,我不认同槟城华堂的举止而且也代表不了我。如果我是华社一分子,我可不可以说槟城华堂就不代表华社?所以,请不要下下就拿槟城华堂代表华社这样的big set来唬人。我觉得很羞耻。又是一堆重要课题不理,却一直在几万块大洋兜兜转转的人。我们华社没有问题了吗?省点力去争取其他事情吧“华社代表”!!

“林冠英要玩弄政治的把戏。。但是,也别把华社和华团权益当儿戏”---》我们的政府拨款给华小的钱少得可怜,这种才是我们华社要争取的权益,请问你们都发表了什么伟伦?拨款给华堂做团拜几时成为了“华社”的“权益”?

我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华社代表”,把弄恩怨而不顾真正课题,引人伤心啊!

为什么你的眼睛小到只看人家的坏而不把人家成功的东西道出来啊?这种算是什么绅士态度?这简直是丢“华社”的脸,只让人觉得你们这班人不可理喻。根本没有办法用理智的态度来面对及分析问题。可怜,可怜。

kinkyskiny 提到...

林冠英有議程。
檳州政府比以前的檳州政府沒有錢。
政府未必一定要撥款給華團。
華團未必是文化工作者。

州政府做的活動,華團做的活動都老爺。沒人去,活該!

林冠英無能,黃偉益無能,你來做?也是無能。

國陣玩政治遊戲這麼多年了,給林冠英玩一下會死咩?

我很有心情哦!誰說大家都沒有心情?

他play了你什麼rights呀!

即使他把弄,也只是把弄華堂,而不是華社。你不要把弄東凱的智慧啦!他是gao gao來的。

只能說,以下的州政府活動,是個失敗的活動。

网球大赛沦国际笑柄?紐約時報讀者投選檳州是2009年必去地點,不久前的排名是第2。

喂 player.cari,看來你真的好長氣呀!你平時有沒有玩政治?或玩氣功?

player.cari 提到...

槟首长林冠英高调否定槟华堂为了促进全民团结,各族共享文化遗产,而推广的华族新春大团拜及元宵庆典深表遗憾。

这一次林冠英以其高高在上的首长官职,欺凌和抹煞槟华堂历年来对华社的贡献,是非常令人不齿的行为。这群在308政治海啸上台的许多空降民联政客,包括林冠英在内,不但对槟州华社认识不深,更是连华人基本的礼仪廉耻,孝亲敬老,尊重长辈的文化都没有,何来慧眼看懂槟华堂领袖在槟州政经文教所做出的贡献呢?但心清眼明的槟州华裔子民则不同。

最搞笑的是,民联议员们经常将“我们没有钱”挂在嘴边,企图隐瞒其雷声大雨点小而严重亏损的失败计划如:东南亚文化村,世纪网球王赛和最近的圣诞和新年庆典等等。。而且每每在事后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这难道就是“猫”政策?出猫的猫?试问我们槟州人民的钱去了那里?

不但如此,以林冠英为首的槟州民联政府更是意图分裂华社,采用屡试不爽的以华制华策略来巩固其得来不易之数薪官位收入。不惜以一个华团五千零吉,而且不需举办任何活动的拨款来收买它认为值得或需要收买的华社领袖,而这就是所谓民联政府透明化处理而分配的钱。而一些真正需要钱来维修或重建会所的团体则申请“毫无下文”。

今天林首长搬出非常堂皇的回酬论来拒绝赞助槟华堂,其条件是一零吉的花费,必须要有一个游客。也就是说五万零吉的槟州民联政府花费,必须有五万个游客。

根据过往民联政府的纪录:1。东南亚文化村在发布会上宣称每日将吸引五千名游客,但事实,只能用一句成语形容“门可罗雀”。2。世纪网球王赛更是连举办都成问题,更遑论游客的到来。这次能以二句成语形容“惨不忍睹,臭名远扬”,重修场地又再二度让槟州银库严重损伤。3。圣诞和新年庆典:林首长团队口口声声说要将州政府的钱来资助赤贫州民,但事实是五千人的食物,五百人吃。这种浪费行径就是民联政府的回酬论和协助赤贫的方法吗?

更何况我们槟州子民就不是人吗?就没有权利享受各民族庆典的欢乐喜悦,而就只是外国游客?

现在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即将来临的首长官邸新春开放日,槟州民联政府新春大团拜和元宵庆典到底有多少外国游客?

tongkai 提到...

player.cari:再次感謝您發表高見。但您逃避回答我的問題?

kinkyskiny 提到...

喂!我的意見也很長很寶貴,做什麼沒有人感謝我?

tongkai 提到...

kinkyskiny:您的意見還不夠長到可以讓人感謝。

skypaul 提到...

显咯,也没有感谢我。写到手酸哩,还要跟牛皮灯笼讲话,更显。

player.cari 提到...

也给我们瞄一下槟州政府的预算

槟政府经济不景气?
但是以下的事情发生了又发生,不愿华堂办,要协助贫穷。但是,口里的没有意义的活动,州政府又要办?

============================================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97204

也给我们瞄一下槟州政府的预算
杨善勇 | 1月28日 下午4点47分

事情应该从槟州民联政府特为欢庆圣诞节及2009新年大开门户说起。那是史无前例,首开先河的大事,原本应该高高兴兴。不料天时不与,出师不利,人潮不多,热不起来,受邀出席的国州议员也不赏脸,落得草草完事。

比起308海啸韩江集会的轰轰烈烈,长话短说,总之,这一次会场全程只能借用李清照摹瓷敌稳荩貉把懊倜伲淅淝迩澹嗥嗖也移萜荨U购焙颍钅呀ⅰH秸档疲醯兴⑾捶缂薄Q愎玻钌诵模问蔷墒毕嗍丁!?br>
林首长全场皆笑容也欠佳

身处此境,槟州元首敦阿都拉曼阿巴斯伉俪及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伉俪,当晚九时抵达会场颇为尴尬。记者这样描绘:“林首长自抵达会场开始至节目结束,皆全场面露不悦,即使陪同州元首主持开幕时,脸上的笑容也欠佳”。

缘由所在,当然有待仔细的调查才见分晓。诸如事前的宣传不足、位于旧关仔角康华丽堡内的地点不便、民众必须冒雨撑伞观赏节目、乃至热潮已过,上课返工在即,都是因素。

筹委会主席兼光大区州议员黄伟益补充解释,“本身也曾先后发了两次短讯提醒所有议员,但相信议员们都因为公务过于繁忙而无法抽空出席”。何者为是,主办当局行政一向秉持大义凛然的CAT之道,日后一定会有明确交待。

两千人出席,备5千人食物?

不过,这不是本文讨论重点,需要聚焦的是《光华日报》后来刊出的这段消息:“早前预料大约有2000名公众出席,据了解现场更准备了约5000人份的食物,然而,在活动开始前,老天即不作美地开始下起毛毛雨,严重影响人流,出席人数相信不超过500人”。

我们以含泪的姿态读及这些耐人寻味的数据,天下纳税人要不是泪如泉涌也一定泪如雨下:既然预知只有两千人到场,为何要特备“5000人份的食物”呢?超额的三千人马毕竟来自哪里?

就是主办当局原先估算每个人的胃口,皆可吸收双倍的食量;现场所需的食物,应该不过四千份。多出的那一千人是出自什么地方呢?现在好了,最后决定莅临的仅仅是微不足道的五百壮士。平白糟蹋了四千五百份民粮,民联政府可曾怜而悯之?

为赤贫家庭不给华堂拨款

这是上半段的故事,剧情老套,没有蝎子的风采也没有高潮的丰采。现在,到了下半场,我们看到了槟州首长政治秘书黄伟益“谨此作最后一次声明”公布华堂所列出的团拜财政预算案,便“让各界评断华堂新春团拜是否物有所值”。

黄伟益解释“由于目前受到全球经济风暴所冲击,槟州政府不能像过往般慷慨地给予社团活动所需的拨款”:“我们将会根据轻重缓急的原则,优先拨款予所有需要我们援助的群体或团体,尤其是赤贫家庭。”

《当今大马》引述他的话说:“若槟州政府财政情况允许,我们绝对会给予所需的拨款。不过,目前的情况绝对不允许我们这样做。值得一提的是,拜这场不拨款华堂的风波所赐,联邦政府首次拨款予槟州华人大会堂新春团拜。”

圣诞新年晚会如何轻重缓急?

哈罗,才不过是上个月的事,州政府才“根据轻重缓急”主办了圣诞节及2009新年的庆典。当时,槟州政府是否已经收到全球经济风暴冲击,而“优先拨款予所有需要我们援助的群体或团体,尤其是赤贫家庭”?

黄伟益想必清楚地知道,我们单以一人十令吉计算,5000人的食物所耗,就动用了至少五万元的公币。不过,为何当时的情况,仍然绝对允许槟州政府那样做而不是这样做?

做与不做,如今黄伟公布华堂所列出的团拜财政预算案,便“让各界评断华堂新春团拜是否物有所值”;公平起见,浅见以为,槟州政府现在也不妨描描欢庆圣诞节及2009新年的那些代价,给我们瞄一下再喵一下,那才够猫啊!
=================================================


很难说他们没有双重标准,不然就是自己人吃到完。。。

为了喂猫多吃些,“出猫”也在所不欲。

player.cari 提到...

款予所有需要我们援助的群体或团体,尤其是赤贫家庭”?

黄伟益想必清楚地知道,我们单以一人十令吉计算,5000人的食物所耗,就动用了至少五万元的公币。不过,为何当时的情况,仍然绝对允许槟州政府那样做而不是这样做?

做与不做,如今黄伟公布华堂所列出的团拜财政预算案,便“让各界评断华堂新春团拜是否物有所值”;公平起见,浅见以为,槟州政府现在也不妨描描欢庆圣诞节及2009新年的那些代价,给我们瞄一下再喵一下,那才够猫啊!